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十九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十九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eayxm.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何誠一聽,心道你知道個屁,別不對了,你說你的,我做我的。答應一聲將電話掛斷,把娛樂室那些人看管起來,領人準備到小樓外去搜捕謝文東。可他還沒等走出娛樂室,只見外面突然象是炸了鍋般,喊殺連天,往窗外一看,樓下都是人,手中各拿武器,把小樓圍個水泄不通。何誠腦袋嗡了一聲,暗道對方果然有埋伏!他大叫道:“外面有伏兵,大家不用怕,和我殺出去!”一切都太順利了,眾人殺得性起,把外面的人當作和娛樂室里的人一樣,哪把他們放在眼中,心說,就這種貨色,來了一兩萬又能怎樣?!紛紛舉起刀,向樓外殺去。樓下早就打起來了,何誠進樓之前在門口留下十幾人看守,見突然涌來數不清的人,心中都是一驚,他們開始以為是自己的主力到了,可人群到了眼前才發現,這些人絕不會是自己人。只見涌來的這些大漢,清一色身穿整齊的中山裝,數百人身穿同樣款式、同樣顏色的衣服煞是壯觀,眼睛都瞪得溜園,黑夜中閃閃放亮,鼻子下有黑色布巾系在嘴前,這幾人從來沒見過如此打扮的人,忍不住問道:“你們是什么人?”

沒有人回答他們的話,數百人向前一涌,象是突來的潮水般,那十幾人瞬間就淹沒在其中,沒過五秒,人群又退回,站到原地,象是從來就沒動一樣。只是地面多了十幾具渾身是口子的尸體。

何誠領人出來時看見的就是這一幕,留下的十數人,連反抗都沒發出就無聲無息的掛掉,這簡直太駭人。他舉目一看,好家伙,弄不懂眼前這些人是什么打扮,身穿黑色中山裝,黑布蒙嘴,加上天又黑,好象是和黑暗融合一樣。人群正中站有一年輕人,只有他臉上沒有蒙布,相貌平凡不驚人,但眼睛狹長而鋒利,內有流光閃動,目光象是一把尖刀直刺在何誠臉上,他心中打個冷戰,下意思垂下頭,沒等開戰,自己氣勢就輸人家一截,他恨不得給自己嘴巴,抬目毫不畏懼的對上那年輕人的眼神,問道:“你是誰?”年輕人點點頭,暗道不錯,何誠的確不是等閑之輩。他朗聲一笑,說道:“謝文東!”

“呀!”何誠倒吸口冷氣,原來這年輕人就是謝文東。不管他平時怎么想,怎么說他是草包,可真見到謝文東本人他還是有些發憷。這可是一方的霸主,北洪門的最高領導人。何誠心中能不顫嘛!好一會,他才問道:“你在這里早做了埋伏?”

謝文東眼睛一瞇,說道:“沒錯!早做好了埋伏,就等你來,不過,你知道得有些晚了。”說著,他一頓,一字一句,淡然說道:“今天,這里誰都別想離開!”他的語調異常平靜,可聽在何誠耳朵里卻變了味,身子一震,看了看自己的手下,再看看外面包圍的眾人,心中衡量自己有沒有沖出去的機會。

謝文東不給他思考,身子向后半退,將手一揮,道:“上!抓住何誠,死活不論!”話音剛落,數百人舉刀就沖了過去,和何誠及其手下戰成一團。何誠也拼了,他不找別人,拎刀就向謝文東殺去,竟然沒有人阻攔他,他幾步來謝文東近前,心中正奇怪,斜刺里冷然砍來一刀,這一刀極快,掛著風聲,直劈他的脖子要害。多虧何誠是打將出身,身手靈活,反應迅速,橫刀向外一磕,‘當’的一聲脆響,火花四濺,何誠只覺手臂一麻,鋼刀差點脫手而飛。他連退出數步,才將身子穩住,抬頭一看,面前站有一大漢,身材修長,相貌清秀,臉上微微帶笑,正看著自己。何誠怒聲道:“你又是何人?”

那人輕輕一笑,說道:“木子!”“木子?”何誠眉毛一挑,冷笑道:“這算個屁名!”木子笑道:“就憑你這句話,你就該死!”說著,他身子前竄,兩個健步到了何誠面前,抬手就刺。這刀把何誠嚇了一跳,怎么對方說打就打啊!他急忙閃身躲避,和木子戰在一起。謝文東在旁掃了一眼,看出何誠定然不是木子的對手,轉目看向混戰的人群,刀光血影,激戰正酣,一會工夫,死傷的人數不下百人。如果不是舊傷未痊愈,他恐怕也沖上去了。

謝文東電話一直沒停,血殺不時回報,南洪門主力距山莊還有二十里,還有十里,還有五里……他點點頭,將手一揮,大聲喊道:“撤!”軍令如山倒,這數百人扔下各自對手,瞬間退了回去。何誠的手下覺得奇怪,對方明明占優勢怎么撤了。他們還沒弄明白,只見暗中又涌出數百人,一樣打扮,一樣的黑布蒙嘴,出來之后也不多話,上來就殺。剛才那一戰已經費了不少體力,死傷人數也不少,這時對方又殺出一支生力軍,何誠的手下支持不住了,漸漸向樓內退出。他們走了,可把何誠一人留在外面,他被木子打得只有招架之力,不敢有半點分心,就算這樣,還是頂不住。木子又是一刀劈來,何誠避無可避,一咬牙,舉刀硬接,哪知這是虛招,木子下面突然一腳,正踢他小腹上,何誠‘哎呀’一聲,身子飛了出去。

躺在地上,他半天沒起來,肚子象是被飛馳的火車撞中,內臟都縮成一團。他大聲喊道:“快來人救我!”木子冷笑上前,說道:“沒有人會來救你!”何誠轉目一看,周圍都是身穿中山裝的人,自己的手下半個也沒看見。這時他有些傻了,看著木子手中刀,顫聲問道:“你想怎樣?”木子晃了晃刀,笑道:“殺你!”

“別……別,”何誠身子向后蹭,真怕他會一刀砍來。木子吐了口水,擦把臉上的汗,冷道:“殺你,臟了我的刀!”說完,轉身向謝文東走去。何誠臉色一變,他在南洪門身份不低,作為一堂之住他何時被人如此羞辱過,把心一橫,伸手從懷中掏出槍來,對著木子的背后就準備開槍。就是這時,金光一閃,何誠覺得腕子一麻,手中槍脫手而飛。

不用問,這一刀是謝文東發的,木子沒看見何誠摸槍,可這小動作沒有逃出謝文東的眼睛,甩手一刀,將他手中槍打掉。木子見眼前金光一閃,他就知道不好,回頭一瞧,何誠手腕都是血,不遠處還有一把開了保險的手槍,不用問,他明白了一切,看向謝文東,臉色一紅,羞得他差點挖地縫。謝文東呵呵一笑,說道:“這是教訓你,對敵時不能給他一點的機會。”

木子受教的點點頭,看向何誠,眼眉都快立起來,大步上前準備一刀結果他,謝文東一擺手,說道:“不可!不管怎么說他也是一方堂主,也許以后還有用處!”木子長哼一聲,心說不殺也不能讓你好受,抬起一腳,正踢在何誠那顆禿頭上,他連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就暈死過去。他昏了,他的手下還在苦苦支持著,二百精銳,到現在還能動手的不到五十人。不知道是誰想出的主意,跑到樓上十幾人將娛樂室的俘虜壓了出來,鋼刀架在這些人的脖子上,大聲喊道:“都給我退下,不然就把這些人都殺掉!退下去!”北洪門的弟子見狀一驚,不敢再上前,紛紛轉頭看向謝文東,看老大說怎么辦吧!

謝文東一笑,揮手讓眾人退下,說道:“我說過,你們這些人誰都別想離開,我的話,從來沒有做不到的。”

一人壯著膽子,大聲道:“你要是敢動手我就先把這些人殺掉,大不了同歸于盡。”謝文東搖頭,淡然道:“他們不會死,死的是你們。”正說著話,身后車聲大作,不一會,山莊內開進不下百余輛汽車,車門一開,數不清的人從車里涌出,從后面兜了上來,將謝文東等人迅速圍住。何誠的手下定睛一看,精神大振,自己的主力到了,那還怕什么,這回謝文東死定了。

這下好,數千人聚在一起,里一層外一層,謝文東帶人包圍著何誠的殘兵,而蕭方又帶人將謝文東圍住。北洪門的弟子開始有些擔心,對方的人數太多,黑壓壓一片,恐怕有自己一方的數倍有余,這仗還怎么打啊?

蕭方下了車,走到人前,大聲問道:“謝文東可在這里?”

謝文東一笑,穿過人數,在蕭方身前十幾米的地方站住,笑瞇瞇的看著他。蕭方一看,不用想,知道眼前這名年輕人就是謝文東。雖然他很平凡,可就算是個傻子也能看出他的與眾不同,也能看出他是這數百人的領導者。蕭方和傻子粘不上邊,自然更能看出,不過他還是問道:“你就是謝文東?”

謝文東笑道:“沒錯!我就是。”蕭方也笑了,向前走兩步,天太黑,他想將謝文東看個真切,看看這傳說中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樣。不過他失望了,謝文東很普通,普通得和平凡人沒什么不同,唯一特別的是那雙細長的單鳳眼。人的眼睛怎么可以這么亮!蕭方心中暗嘆一聲,笑道:“你好象一點都不害怕嘛!”

謝文東一挑眉毛,笑問道:“我怕什么?”

蕭方向后一指,說道:“這一共是兩千一百五十五人,我看你手下卻不足八百。”謝文東點頭道:“確實沒有八百。本來是有的,不過經過剛才一戰,現在已經不到八百。”蕭方道:“你雖然重創了何誠,但八百人說什么也拼不過兩千人。”謝文東又是點頭道:“一定拼不過。”北洪門弟子一聽這話都差點氣笑了,心說就算是這回事大哥也不用實話吧,這不是滅自己的銳氣嘛!蕭方面容一整,問道:“那你還笑得出來?”謝文東瞇眼,壓低聲音,其實聲音一點都不低,在場的人都能聽見。他道:“其實我是有援軍的,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而且你帶來這兩千來人也跑不掉幾個。”

“援軍?”謝文東這話一說,不只是蕭方楞住,連北洪門的弟子,加上木子,都楞住了,心中奇怪,自己一方什么時候又來援軍了,怎么不知道有這回事啊。蕭方看了謝文東良久,想從他臉上看出他說的是不是真的,不過,你在他臉上永遠不會找到你想知道的任何東西,一張笑面,一個表情,深如潭水的雙目,平靜無瀾,蕭方嘆了口氣,目光從謝文東臉上離開,看向他身后的其他,好一會,他笑道:“你騙我!你根本沒有援軍!”

謝文東無奈道:“你不信我也沒辦法,不過我們可以打個賭,援軍不出十分鐘,一定會到。”

蕭方仰面而笑,說道:“你在拖延時間吧!?”謝文東老實道:“的確有這個意思。”蕭方吸了口冷氣,謝文東越是實話實說,他越覺得對方深不可測,越是不敢輕易發動進攻。謝文東的自信讓他左右為難,不過,他這正好就中了謝文東的計,謝文東說得沒錯,現在他確實在拖延時間,如果真要馬上動手,北洪門的損失恐怕就大了。不過蕭方心中有估計,哪敢輕易下令。兩人你看我,我看你,兩方的弟子見狀,心說,這仗打得倒好,不用動手,用眼神殺傷對方,那就看吧。好嘛,兩方的主帥看相盯著對方,雙方的弟子也是大眼瞪小眼,反正不瞪對方也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eayxm.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十九章   地址:http://www.deayxm.icu/190.html
彩票10个数字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