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二十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二十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eayxm.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數千人對峙著,竟然沒有一人說話,場面靜得可怕,靜到兩個相臨的人都能聽見對方的心跳聲。

時間一點一滴過去,蕭方正猶豫不定時,莊外車聲轟鳴,警笛聲四起,他心中一驚,看向謝文東疑問道:“你竟然報警?”

謝文東展顏而笑,心中長出口氣,警察來得很及時啊!他笑道:“沒錯,我確實抱了警,警察就是我所說的援軍!”

“你……”蕭方搖搖頭,差點氣笑了,江湖上的相互撕殺竟然找來警察,這事好象沒有幾個人能做出來的,面子上過不去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雙方都不清白,叫警察來干什么,抓自己嗎?他點點頭,嘆道:“我真是佩服你!”

謝文東道:“后面的事情我想你會更加佩服我的。”正說著話,一輛警車開進場中,車門一開,從里面走出一位身穿西裝的發福中年人,綠豆大的眼睛在場中的雙方身上掃來掃去。蕭方一看,熟人,正是南京市局長廖準佳,和他關系非比一般,上前微微點下頭,說道:“廖局,你怎么也來了?”

廖準佳嘆了口氣,不滿道:“你以為我想來啊,是有人報案,說這里發生搶劫兇案,死傷人數不詳。”

“搶劫兇案?”蕭方搖頭道:“我想這一定是誤會了,這里沒有搶劫,也沒有兇案發生。廖局,我看你還是回去的好,半夜還出來工作,累壞身體怎么辦,再說,為了假抱而奔波,更是不值得。”他邊說話邊眨眨眼睛,意思是讓他快點走。他心中火燒,謝文東低氣十足的說有援軍,原來是警察,自己還耽誤那么久時間沒敢動手,活象是一個傻子。

蕭方是瞪眼說瞎話,地上躺著的受傷之人不下數十,慘叫聲時起,差點就血流成河。

廖準佳明白他的意思,點點頭,環視一周,說道:“是啊!這里怎么看都不象發生搶劫兇案的現場。”說完,他又嘟囔道:“不知道是誰抱的假案?”他正說著,謝文東笑瞇瞇的走上前,說道:“是我抱的案!”廖準佳一楞,上下打量一番,問道:“你是誰?”“我是謝文東!”“啊!啊?”廖準佳小眼睛瞪得滾圓,心中暗驚這人就是北洪門的老大啊,真象傳說中一樣年輕。北洪門和他也有關系,不敢得罪,笑容滿面道:“原來是謝……謝兄弟,不過,”他四下看了看,壓低聲音道:“你老弟報案是什么意思?不是說好了,你南北之戰我們警察不插手的。”

謝文東笑呵呵道:“南北之戰警方確實不應該插手,不過,有一件事你必須得管!”說著話,一挽廖準佳的胳膊,笑道:“跟我來瞧瞧吧!”不由他分說,謝文東拉著就走。廖準佳回頭看向蕭方直皺眉。蕭方也是莫名其妙,不知道謝文東要讓廖準佳看什么,他正奇怪,謝文東回頭笑道:“蕭兄如果不介意也可以一起來。”

蕭方點頭一笑,說道:“好!”心想我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樣。他旁邊的手下急忙拉住他,低聲說道:“天王,小心有詐!”蕭方搖頭一笑,道:“有市局長在場,他不敢把我怎樣!”這話既是對他手下說的,也是在對謝文東說。謝文東怎么會聽不明白,哈哈一笑,說道:“我自然不會把你怎樣,只是看場好戲而已。”

謝文東領著二人向小樓走去,門口還堵這幾十何誠手下,手中拿刀,逼在人質脖子上。謝文東淡淡道:“你們讓開!”那些人現在都有了主心骨,橫眉立目,不為所動。蕭方手一揮,說道:“你們先讓開!”這些人可以把謝文東的話讓放屁,可對蕭方的話卻不敢不從,紛紛閃身讓出一條路來。謝文東冷笑一聲,大步走進。被他們逼住的那些人質一見謝文東,眼睛發亮,可憐巴巴的看著他,不過,話卻沒敢多說一句。脖子上的刀讓他們大氣都不敢喘。謝文東向他們點點頭,表示安心,無事。

三人上了樓,走進娛樂室,推門一瞧,連謝文東都忍不住皺眉,里面哪里還是娛樂室,簡直就是人間地獄,死去的沒死去的人橫七豎八,滿地都是,蘭色的地面都被染成紅色,人來沒等進,血腥味先迎面撲來。

廖準佳雙眉緊鎖,他雖然是市局長,但這種場面見得也不多,帶著責備看眼一旁的蕭方,意思是你們做的太過分了。蕭方不已為然,這就是江湖,江湖本來就是血腥的地方,既然選擇進入這里,就應該有流血的準備。見廖準佳看向自己,他冷笑一聲,說道:“不就是死幾個人嗎,謝兄不是就讓我們看這個吧!?”

謝文東瞇眼看向蕭方,點點頭,緩步走進場中,來到一具尸體前,將它身子一翻,看清面容,平靜道:“這位是C市地稅局長!”“什么?”廖準佳一聽,眼珠子差點飛出來,急忙上前問道:“這……這人是誰?”

謝文東淡然說道:“C市地稅局長,到南京來旅游的。”他又走到一個受傷昏迷的中年人身前,說道:“這位是C市市長秘書,也是到南京旅游的。還有……”謝文東指著地上或死或傷的人,一個一個介紹。“這位是C市市局副局長。”“這個是C市林業局長。”“這個是……”他說得很平靜,可廖準佳邊聽邊擦冷汗,背后的衣服都濕透了。介紹完,謝文東回頭笑道:“對了,外面人質里還有一位C市副市長,反貪局一位處長等等,廖局是不是想和他們認識一下。”

廖準佳咽下一口吐沫,現在他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這還了得,這么多國家干部在自己管轄的地方又死又傷,自己可不是被不被撤職的問題,弄不好……他不敢再想下去,木呆呆的看向蕭方。這時的蕭方臉色已難看都極點,一會紅一會白,一會又變青,他瞪著謝文東,良久才狠聲道:“你好毒啊!”

謝文東得意而笑,說道:“對付非常之人不用非常的手段,這么能行?”他轉頭又對廖準佳說道:“廖局長,現在,你說這里還不算是兇案現場嗎?兇手的主謀就站在你面前,這點下面那些人質都看得也聽得清清楚楚,怎么做,你自己看著辦吧!”

“哦,這個……”廖準佳心中可為難了,蕭方和自己關系不錯啊,平時大好處小好處沒少給自己,抓他,自己下不了這個手,可不抓,那自己恐怕就要被別人抓了。他左右為難,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最后一咬牙,厚著老臉走到謝文東面前,臉上掛笑,只是擠出來的笑容異常難看。他說道:“你們南北兩家都是我的朋友,我怎么忍心下手抓你們呢。這次就請謝兄弟高抬貴手,饒過蕭方一次,我先多謝了!”說著話,他彎腰深施一禮,用話先扣住謝文東。

謝文東眼睛一瞇,心說這廖準佳和蕭方的關系真看出不一般。他本來也沒有非把蕭方抓起的想法,就算抓了他,憑南洪門的實力將其救出也不是難事,干脆就賣個人情給廖準佳好了。想罷,謝文東微微一笑,道:“既然廖局講情,我沒什么意見。”

廖準佳再次謝過謝文東,轉頭對蕭方嘆了口氣,指了指窗戶,說道:“蕭老弟,你跳窗戶跑吧,以后也別再回來了。”

蕭方這時心中大亂,腦袋嗡嗡做想,他做夢也想不到謝文東竟能悄悄將一群國家干部請到山莊內,被自己一方所誤殺。一招棋錯,滿盤皆輸。就算他頭腦過人,這時也是發蒙,他問道:“我外面那些兄弟怎么辦?”

廖準佳搖了搖頭,說道:“我也要對上面有個交代啊!”“唉!”蕭方仰面長嘆,向謝文東點點頭,怒聲道:“好!你真行,這次我輸給你,下次定會討回!”說完,也不等謝文東答話,打開窗戶,飛身跳了出去,從山莊后身落荒而逃。

謝文東這次做得確實很毒,毒到沒有給蕭方一絲翻盤的機會。如果要是普通人被殺,廖準佳上下打通一番也就幫他擺平了,不過這死的是干部,國家干部,死傷還不是一個兩個,如此大事定會驚動中央,把他放走,廖準佳已經擔下很大風險,金錢朋友能做到這點實屬不易。這些干部都是謝文東讓靈敏找來的,考慮她在甘肅新建分舵,和那里的關系較熟,同時C市距南京不遠,十一期間組織那里干部前來旅游,吃喝玩樂,所有費用全部洪門給出,這樣的好事誰不想參加,所以C市的干部來了一大批,蕭方的消息也算靈通,這些干部剛到洪武山莊探子就回報給他,連他自己都以為那是北洪門內的干部給謝文東這位新任大哥助威來的,哪知壞事就壞在這些人身上。來的這些干部沒有幾個是干凈的,見洪武山莊景色宜人,里面又有數不清的美女,一各個原形畢露,夜夜酒色,等何誠領人殺來時,根本沒有反抗之力,所以,何誠還覺得奇怪,怎么北洪門內的人如此草包,不堪一擊。從頭到尾,一直都按著謝文東算計進行,兵不血刃,將蕭方一腳踢出南京。

蕭方逃出山莊,隱約能聽見山莊內警報聲乍起,人聲鼎沸,時不時還有槍聲傳出。他心中一酸,眼淚掉出來,這一仗敗得真叫慘啊,自己渾身是力卻沒有用武之地,連打對方一拳的機會都沒有。他含淚而嘆,謝文東確實詭計多端,不過他不服氣,心里悶得喘不上氣來,象是壓了一塊大石頭。他搖搖晃晃跑到公路上,好不容易攔輛的士,坐車回總部。他想從整手下,再向向老大要些人手,和謝文東決一死戰。回到堂口,他剛下車還等往里進,暗中跳出不下二十人,手中握刀,領頭一人身材魁梧高大,揮手將他攔住,冷笑道:“此路不通!”蕭方心中一沉,問道:“你是何人?”

那大漢哈哈大笑,說道:“我只是無名小卒,洪門謝大哥麾下大隊長一名而已!”

蕭方腦袋嗡了一聲,不用說,堂口現在已經被人家占領了。他二話沒說,跋腿就跑。這大漢正是謝文東派出攻打南洪門堂口的魏子丹。其實現在堂口并沒有被打下來,由于蕭方早有安排,留下一百多人鎮守,魏子丹打得不怎么順暢,發動幾次進攻,都是無功而反,正在為難之既,見有一人倉皇而來,他不認識蕭方,可他手下有認識的,急忙上前道:“魏大哥,來的這人是蕭方!”他一聽,哈哈一笑,心道活該我立功啊!見蕭方走近,他從暗中跳出,見對方沒說上幾句話,抬腿就跑,這他哪能放過,領人追了下去。蕭方現在是無心再戰,見到胡同就往里鉆,有個旮旯就往里擠,急急如同喪家之犬。

魏子丹領人還真沒抓住他,追了一陣,蕭方的身影消失在胡同里,魏子丹心中悔恨難當,大好的機會就這么錯過了。不過他也算會利用機會,對手下大聲說道:“蕭方就一個人跑回來,不用說,他一定是被大哥打個全軍覆沒,南洪門的人也不過如此,你們跟我回去拿下南寇堂口,慶功宴上也得有我們一席之地!”眾手下一聽,情緒激揚,紛紛叫嚷道:“對!慶功的時候我們也不能落于人后!”“我們絕不給魏大哥丟人顯眼!”

魏子丹領人又從新回去,繼續攻打堂口。魏子丹是真著急了,把上衣脫掉,赤膊上陣,一馬當先殺在最前面,下面的兄弟見老大如此勇猛,也各個奮勇上前。蕭方留下那一百來人這回是頂不住了,節節敗退。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eayxm.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二十章   地址:http://www.deayxm.icu/191.html
彩票10个数字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