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八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八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eayxm.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淡然一笑,客氣道:“和彭伯父比起來還差得遠呢!”他回頭對姜森等人道:“你們在車里等我吧,我一會就出來。”說完,二人并肩進了別墅。別墅不遠處陰暗的角落中隱藏著一位,把一切看得清楚,眼珠轉了轉,默不作聲的悄悄溜走了。謝文東再聰明,也只不過是個人,有些事情他也有預想不到的地方,杜庭威在眼中如同棒槌,可他確實也有自己機靈的時候。

謝文東說是“一會”,但他和彭書林在房中談了將近兩個小時才出來,兩人說些什么,沒人知道,只是他出來時,是彭書林送到門外的,二人揮手道別。坐在車上,任長風打著呵欠問道:“東哥,你和他談什么了,一談就是兩小時。”

謝文東一笑,道:“該談的都談了。”姜森疑問道:“那個叫杜庭威的小子到底是什么來頭,看他那幾個隨從,不像是一般人呢!”謝文東點頭:“確實不是一般人,那些人都是特務連的精英。”“特務連?不會吧!”姜森沉吟,他自己同樣也是特務連出身的,心中多少有些驚訝,他問道:“那杜庭威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調動特務連,可怕!”謝文東嘴角上挑,道:“他的身份很一般,高干家庭的公子哥,不過,他的爸爸確實很了不起,說出來,全國得有六成以上的人聽說過這人的名字!”

“哧!”姜森等人同時吸了口氣,凝聲問道:“中央的?”謝文東點頭,并未說話。“哎呀,糟糕!”姜森突然怪叫一聲,忙道:“杜庭威的老頭子如此厲害,我們把他兒子打得那么慘,恐怕隨時會來找我們算帳啊!”任長風知道這時候不應該發笑,可看到一直穩如泰山的姜森也有焦急的時候,忍不住輕笑一聲,拍拍他肩膀,面帶輕蔑道:“軍方的能怎樣?中央的又能怎樣?如果真是欺人太甚,大不了一拼罷了,打不過,我們就跑,國內待不下去就出國,就算再慘,大不了一死,碗大個疤瘌嘛!”

“我*!”姜森用眼角上下看了看他,點頭道:“你說得到輕松,真看出你是混江湖的了。”

“嘿嘿!”任長風一挺胸脯,自信滿滿道:“再說,誰想對付我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憑東哥的文東會加上洪門,就算軍隊打來咱們也能挺一陣呢!”姜森對任長風這種不知從哪來的自信無可奈何,他還想說什么,被謝文東揮手打斷,他問二人道:“你倆別爭了,一句話,中央對付我們了嗎?”

“哦……”姜森和任長風同時搖搖頭,異口同聲道:“暫時還沒看出來有這樣的苗頭。”“這就是了,”謝文東笑道,“這說明杜庭威還是有顧忌的地方,但絕不是我們那自認為了不起的幫會,在中央眼中,真想除掉洪門和文東會,與踩死兩只螞蟻沒什么兩樣。”“那他們顧忌什么?”任長風有些不服氣的問道。謝文東輕搓腮膀,瞇眼道:“如果我沒料錯,十有**是政治部的原因。”一提到政治部,任長風反而更加糊涂,眉頭緊鎖道:“東哥,政治部的權利到底有多大?”

謝文東長長吸了口氣,嘆道:“它的權利有多大,我自己也弄不明白了。”

一直沒說話,默默開車的高強突然問道:“東哥,警方以后還會不會繼續查封我們的場子了?”他不關心杜庭威的*山是誰,也不想研究政治部是何機構,只想知道自己最關心的事。謝文東仰面而笑,道:“會,還會再查一陣子。”高強面無表情,只是眉毛抖了抖,冷道:“真是這樣,我會給彭書林點苦頭。”姜森無奈的揉揉太陽穴,這高強越來越像冰塊了,不懂感情,難道他不知道彭書林實際上如同謝文東的岳父嘛!出乎他預料之外的是,謝文東馬上接道:“好,強子,只要別太過分了。”他拍拍高強肩膀,細心叮囑。

“嗯!”高強點點頭,從倒車鏡看眼謝文東,嘴角抽動一下,說道:“東哥我明白。”

“明白?”姜森像看怪物一樣瞪著二人,好一會才道:“東哥,他是彭玲的老爹啊!”謝文東哈哈大笑,半晌,他笑瞇瞇道:“那又怎樣,我說過,不管是誰,擋住我路我都會把他搬倒。以前是這樣,以后也不會變!”“好!”任長風連連點頭,挑起大拇指,贊道,“出來混,就要做到六親不認!”姜森看了一圈三人,摸出煙,吸上一口,吐出個煙圈:“你們這幫人,瘋了。”

謝文東會瘋,連瘋子都不會相信。汽車開回郊區別墅,這時聚集的幫眾大多已散了,幾個小時前院里院外還人滿為患,現在可冷清得很。看來三眼的舌頭并不比他的刀差。謝文東贊嘆的點點頭。黑鐵打制的院門被兩名大漢緩緩拉開,汽車直行而入。進了屋內,里面冷冷清清的,只有一男二女。男的是滿臉賭氣樣的李爽,兩女則是湊到一起讓謝文東頭痛的人,彭玲和金蓉。見他回來,房中三人只有李爽有氣無力的說句:“東哥,你回來了。”

“啊!”謝文東看眼一動不動,大眼瞪小眼緊盯著電視的彭玲和金蓉,心中嘆了口氣,問李爽道:“張哥他們人呢?”

“喝酒泡妞去了!”李爽賭氣囊腮道。“哦?”謝文東笑道,“有這樣的好事小爽還能不去,真是新鮮。”

李爽揚了揚脖,沒說話。高強和李爽關系最熟,一看他的樣子已然明白個大概,邊脫掉外套邊道:“一定是三眼哥沒帶他去,有些人,酒品太次。”“喂!”李爽本來一肚子氣,被高強說個正著,老臉掛不住,拍案而起,大聲喊道:“你這家伙,想打架是不是?”高強對他的虛張聲勢完全不放在眼中,往沙發上一坐,淡然道:“如果你想的話,那就來吧!”

“你這該死的家伙!如果不是我這幾天感冒,早把你踢成豬頭了。”李爽咒罵一句,又坐了回去。真和高強打,他十有九輸,這也是他之所以在高強面前“忍氣吞聲”的主要的原因。見任長風發呆,姜森解釋道:“別奇怪,你習慣就好,吵架是他兩人增進彼此感情的主要途徑。”謝文東無奈搖搖頭,這兩個人湊到一起,很少有不吵的時候。他又看向彭玲和金蓉,兩人好像很默契,誰都沒主動起來和他搭話,甚至至始至終也沒瞥他一眼,而是一直盯著廣告聯翩的電視。他走上前,自顧自的從茶幾上拿起茶壺,倒了一杯茶,指著電視若無其事的道:“好像它比我有吸引力得多。”

“至少它不會腳踏兩條船,勾引別人。”彭玲頭也沒抬,語氣冰冷。

“咕嚕!”謝文東剛喝的一口茶差點噴出來,挑著雙眉,疑問道:“這話怎么講?我勾引誰了?”

“我!”彭玲騰的站起身,對謝文東怒目而視。“哦……”當彭玲真一較真時,謝文東心中還真有些沒底,事實上她說得不是毫無道理,他確實有理虧的地方。難道是小美和小玉的事彭玲知道?自己和彭玲認識之前只對這兩姐妹動過感情。他心中暗忖,可這事又有誰會告訴彭玲呢?他眼角無意中瞥到正一臉看戲,就差沒帶出幸災樂禍表情的李爽,轉頭看了過去。李爽明顯是誤會了謝文東的意思,以為他指的是彭玲和金蓉之間,見他看自己,連連擺手道:“東哥,這可不是我說話,是人互相之間溝通出來的。”

謝文東暗暗一跺腳,心說要壞事,以彭玲的脾氣,今天這關算是難過了。他聰明的選擇沉默,這時候說什么都屬無用。他往下一坐,肩膀下垂,低著腦袋,一副“我認錯”的模樣。見他這個樣子,彭玲差點爆走,低頭四下查看,希望能找到一樣夠硬的東西把謝文東耷拉的腦袋砸到地面以下。她怒火中燒,金蓉卻是笑容滿面,心中像是揣了小兔子似的,騰騰亂跳,再也掩飾不住心中的喜悅,飛身撲進謝文東懷中,臉上掛著滿滿的幸福道:“我就知道,你心中一定是有我的!”

“啊?”謝文東被她抱得莫名其妙,茫然道:“我心中一定是有你的?有你的什么?”“撲哧!”姜森和任長風忍不住了,再忍下去怕自己會得內傷,二人別過頭,捂嘴偷笑。彭玲見謝文東和金蓉“親密”在一起,頭腦一熱,雙手將茶幾搬了起來。離他最近的李爽急忙上前攔住她,同時不忘替謝文東解釋道:“大嫂,大嫂別生氣,男人都這樣。”

“啪嚓!”彭玲被李爽寬大身軀擋著,一腔怒火無處發泄,掄起茶幾砸在他腦袋上,近一厘米厚的有機玻璃碎個稀爛,她眼角掛淚,氣沖沖奪門而出。金蓉連忙起身,焦急道:“其實玲姐很不錯,大哥哥,你應該去追她,我不在乎你和她……還有我……”謝文東腦中亂哄哄的,木然的看著金蓉,紋絲未動。“哎呀!大哥哥,你好笨啊!”金蓉無奈的一跺腳,跟著跑出房門,同時喊道:“玲姐,你等等我,聽我說,不是你想象那樣的。”

良久,謝文東才反應過勁來,頭腦平靜了一些,仰面長嘆道:“這都什么和什么嘛!”

“我不知道這是什么和什么,”李爽甩甩頭道,“我只知道我的腦袋很硬,這么厚的玻璃砸在我頭上竟然一點事都沒有,頭不昏,眼不花的,嘿嘿!”“是嗎?”高強擔憂的看看李爽,往他頭上一指,悠然道:“你的頭很硬嗎?那為什么腦袋上還立著一塊玻璃,好像還在流血呢!”“不可能!”李爽半信半疑的小心摸摸額頭,手心粘粘的,暗叫不好,低頭一看,手心紅通通的一片,頓時,他癱軟在沙發上,發出高分貝叫聲:“醫生!快叫醫生來!”

謝文東木頭一樣做在椅子上,李爽倒在沙發上大呼小號,任長風搖頭嘆氣,長嘆一聲道:“女人啊!”

本來以為元旦之夜可以好好狂歡一下,可李爽只能躺在床上長吁短嘆。第二日三眼等人回來時,一見李爽的衰樣,無不捧腹大笑。謝文東這一宿睡得并不安寧,早晨起來眼睛紅紅的,洗罷一番,穿戴整齊,打算找彭玲細談。有些事情他不想再隱瞞下去,比如金蓉,比如他和高慧美、高慧玉兩姐妹之間模糊不清的關系,維持現狀,他自己也有一種負罪感,也感覺很累,說出來彭玲是打是罵隨她便了。謝文東著裝完畢,從二樓緩緩走下來。大廳人不多,一夜的狂飲大多已醉得一塌糊涂,回各自住所呼呼大睡去了。李爽腦袋系著一圈白紗布,和姜森二人手舞足蹈的聊著什么。見他下樓,二人停止對話,起身問道:“東哥,有什么事嗎?”“嗯!”謝文東點頭說道:“我去找彭玲談談。”

“我也去!”李爽姜森異口同聲道。謝文東看了看二人,淡然道:“不用了,這事還是我一個人出面的好。”正說著話,“咚咚咚”,傳來一陣敲門聲。李爽扭頭,扯脖子大聲叫道:“進來!”

門一開,進來一位黑色西裝的青年大漢,前向謝文東一探身,恭敬道:“東哥,外面有人找你。”“哦?”謝文東一楞,在H市誰能指名點姓的找自己?認識他的人下面兄弟也都基本認識的。李爽問道:“叫什么名?”“無名!”“我*。”李爽氣笑了,皺眉道,“你白癡啊!這年頭還有沒名字的人嗎?”“不不……”大漢連忙解釋道,“爽哥你誤會了,那人說他叫‘無名’。”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eayxm.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八十一章   地址:http://www.deayxm.icu/252.html
彩票10个数字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