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九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九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eayxm.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呵呵!”黃師長仰面大笑,聲音洪亮,道:“年輕人,還是很會說話的嘛。”謝文東搖首客氣道:“差得遠啦,很多事情還需要向你多多請教呢。”黃師長聽后又是一陣大笑,挽著他胳膊向樓上走,看二人親熱的模樣,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兩個許久未見的老朋友會面呢!客套話說完,謝文東話入正題,邊走邊道:“聽說,我一位‘好’朋友來到你這里,不知道是真是假?”

“哦?你說的是誰?”黃師長莫名的一愣,不知道他是真糊涂還是假糊涂,張大眼睛看著謝文東。

“我的這位朋友叫杜庭威。”謝文東緩緩道,雙目如鷹勾,在黃師長臉上劃動,道:“黃師長不會說不知道吧?!”他面容一熱,火辣辣的,心中震蕩,想不到對方只不過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會有如此凌厲的目光,黃師長哈哈一笑,掩飾自己的尷尬,說道:“你說小杜啊,他確實來過,而且現在也正在我這里。不過,他并沒有跟我提起有你這個朋友。”

謝文東笑了,說道:“他認不認得我,那是他的事,但我卻認定他了。俗話說得好,受人點水恩,當涌泉相報,他的‘恩’我片刻不敢忘記,所以,我想見見他。”他話里有話,黃師長自然能聽得出來。其實,謝文東和杜庭威的恩怨他都知道,當后者落荒逃到他這里的時候,把一切都說了,只是將開槍射殺彭書林的事隱瞞,只字未提。黃師長名叫黃震,軍銜大校,正師級。他和杜庭威不熟,但和他父親卻有些淵源,可以說他有今天的地位,和杜庭威父親當初的提攜分不開干系。杜庭威邊說,他邊搖頭,認為為了一個女人而和謝文東搞得水火不容不值得,再則,他也認為謝文東過于張狂,無法無天,光天化日之下敢雜刑刂植慷穎;さ畝磐ネ??鄭?蛑蹦恐忻揮型醴āK?睦鐫綾锪艘豢諂??晃畝?庖惶崞穡??慌?蔥Γ?閫返潰骸翱梢裕?比豢梢浴D閾幌壬?岢齙囊?螅?以趺春鎂芫?兀浚蔽⑽⒁歡伲?職肟?嫘Π肴險嫻潰骸罷?尾課銥煽?鋝黃鳶。?p>

謝文東微笑道:“那有勞黃師長帶路了。”二人一直上了五樓,黃震在一間房門前停下,道:“小杜就在這里休息。”謝文東含笑點頭,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李爽姜森等人不知何時被人攔下,早已看不到蹤影,他握了握拳,一咬牙關,連門也沒敲,推門而入。房間不算大,三十平米左右,但布置豪華、精致,特別是地面暗紅色的地毯,踩上去軟綿綿,仿佛在云端。房間內坐有三人,其中兩個謝文東都認識,一人臉色慘白,五官平淡無奇,卻透著一股死氣,坐在房間*窗戶的角落里,死魚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窗外,絲毫沒有因謝文東的突然出現而波動,他是蒼狼,就算坐在角落里,那死亡和神秘氣息仍無法讓人忽視他的存在。一人三十歲左右,相貌堂堂,只是眼角眉梢之間顯露輕浮之氣,見謝文東進來,幾乎本能的,反射性從椅子上一蹦多高,指著他,嘴唇都直哆嗦,他以為跑進了軍區就等于進了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謝文東膽子再大,他還敢找來嗎?!杜庭威懷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結果,很不幸,謝文東真找上門來了,他的眼睛也沒花。

房間中第三個人正是開槍打傷彭書林的那個連長,他動作極快,謝文東進屋還沒站穩,他的槍已經拔了出來。謝文東根本沒放在眼中,只是笑瞇瞇的看著黃震,說道:“對于敢向我動粗的人,我一向有我的辦法去處理。”這位大校眉頭一皺,謝文東有多厲害,他不知道,但是他能活到今天,有今天這樣的成就絕非偶然,一旦真打起來,萬一傷及杜庭威,他沒法向他父親解釋,想罷,大聲說道:“這里是軍區,是紀律最嚴明的地方,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不管是誰,敢在這里動手,別說我不講情面,依軍法處理!”這話很有用,那連長一聽,不放心的看眼謝文東,最后還是無可奈何的收起槍,站到一旁。

“呵呵!”謝文東笑瞇瞇的走到房間正中,低頭輕彈手指,說道:“杜兄的速度好快啊!”

杜庭威從震驚中反應過來,有黃震這個師長在,他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心里塌實不少,得意一笑,道:“在你謝文東的地盤上,跑得不快哪行啊!”謝文東搖搖頭,道:“我沒有那么厲害,不然,你也不會在我的眼皮底下殺人。”“殺人?殺誰了?”黃震接過話,若有所思的看著杜庭威。沒等杜庭威狡辯,謝文東立刻道:“彭書林,還有一個無辜的漁民。”“什……什么?”黃震有些發傻,彭書林是什么人物,他自然知道,那可是中央下派的特派員,見官大三級的。杜庭威會做出這樣的事,他有些不敢相信。謝文東看出他的想法,冷笑道:“不要不相信,殺個特派員對杜兄來說又算得了什么,不是嗎?”

杜庭威急道:“黃叔,不要聽他一面之詞,我沒有殺過人,更不會殺彭書林,何況,他是我心上人的父親,我怎么能做出這種事來。”他說得臉不紅,心不跳,一副被冤枉的委屈狀。黃震點點頭,認為他說得不是沒道理,他確實沒有必要這樣做。

謝文東懶得和他爭辯,繼續道:“你不應該殺彭書林,因為他是彭玲的父親,你更不應該殺那個漁民,因為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杜庭威心中氣往上涌,大聲喝道:“我沒有殺過人!”謝文東像是沒聽到他的話,又說道:“你不要以為你有個有權有勢的父親就可以為所欲為,在這里,誰惹上我,那我絕對是他的噩夢,只要他一天不死,噩夢就一天不止,天王老子來也不好使,不要把我說的話當玩笑,我只和朋友開玩笑,你認為你可能成為我的朋友嗎?”謝文東的傲骨霸氣讓杜庭威心折,也讓他眼紅,他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的*山比對方大得多,可自己卻偏偏比不上謝文東,一見到他,感覺自己總是被壓下一頭,他“啪”的一拍茶幾,,惱羞成怒,吼道:“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你以為你自己當真了不起了嗎?”

謝文東終于正視他一眼,傲然冷笑道:“至少我是敢做敢當的人,而你,連承認的勇氣都沒有。”

杜庭威雖然怒火攻心,但心智未失,仍不松口,強顏一笑,道:“我沒殺過人,我承認什么?反倒是你謝文東,你殺害彭書林的動機要比我多得多吧?!”謝文東在杜庭威眼前搖搖手指,笑道:“你知道彭玲為什么不選你而選我嗎?因為你永遠也比不上我。”杜庭威咬牙,看樣子恨不得咬謝文東一口,他的軟處被謝文東**裸的揭開,暴露出來。謝文東接道:“我做過的事,不管會有什么樣的后果,我會一并擔下來,而你,不能!因為你是*你的父親,你的身上,永遠不會有這種魄力。”

杜庭威雙目圓睜,慢慢布滿血絲,身子也顫抖個不停。他從小到大,一直都是被人尊著,讓著,護著,誰敢在他面前說出這樣的話。見情勢不妙,連長在后面暗中拉他的后衣襟,打算提醒他不要失去理智。可這時的杜庭威還哪能聽得下去,他一晃身子,將連長伸過來的手甩到一邊,聲嘶力竭,連聲音都變了,叫喊道:“謝文東,你不要在我面前裝作一副很了不起的模樣,你只不過是個流氓,你殺過的人,恐怕用十個指頭都數不過來……”

謝文東平靜道:“沒錯,但你說少了,我殺的人,十雙手加在一起也同樣數不過來,那又能怎樣,哈哈……”他仰面狂笑:“我是謝文東,誰能把我怎么樣?誰敢把我怎么樣?杜庭威你呢?”謝文東一頓,冷冷道:“你只不過是一只老鼠,對了,是背后有老虎撐腰的老鼠而已!不值一提。”杜庭威身子快抖成一團,所剩不多的理智被燃燒的怒火燒得飛灰煙滅,猛然間嚎叫一聲,上前一把抓住謝文東的脖領子,一只手點著自己的胸脯,狂喊道:“彭書林是我殺的,是我殺的,你謝文東有種來殺我啊!你敢殺我嗎?”時間仿佛停止了一般,隨著杜庭威的嘶吼,房間內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謝文東臉上的狂氣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平靜,他淡淡道:“不用懷疑,我總有一天會讓你的噩夢終結的,但是,不是今天。”他一揮手臂,打掉衣領上的手,嘆道:“我真替你那位了不起的父親感到悲哀。”他緩緩轉身,對黃震道:“事情明了了,你應該知道怎么做了吧。如果你怕他的父親遷怪你,我不介意用我政治部的身份把他帶走。”

好半晌,黃震長長出了口氣,從頭到尾,他的心一直提到嗓子眼,現在,終于落下了,卻摔個稀巴爛,杜庭威終究是斗不過謝文東啊!在心智上,相差太懸殊。黃震暗嘆搖頭,他當然不能讓謝文東把杜庭威帶走,進了他手里,真就像他所說,那是一個噩夢,杜庭威有個好歹,杜老先生自然會懲罰謝文東,但也不會放過自己。他搖搖頭,一拉房門,準備叫警衛員進來把杜庭威暫押,在最短的時間內送到北京,交由中央處理,那時和自己就沒有任何關系了。他是明哲保身,想得不錯,但有人反對。連長見事情敗露,恨得牙根癢癢,殺死特派員,這不是弄得玩的,杜庭威有他父親保著,而他呢?他又能*誰?連長既恨謝文東的狡詐,又恨杜庭威的無能。真是扶不起來的阿斗啊!他暗罵一聲,身子一弓,箭一般的射向謝文東,五指如鉤,扣向他的喉嚨。謝文東是什么人,他早有準備,本來他以為蒼狼會狗急跳墻的動手,而后者從始至終,一直木頭一般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他輕輕一閃身,躲開連長這一抓,沒等反擊,連長已從他身邊竄過,爪勢不變,猛一用力,順勢扣到黃震的嗓子上,另只手瞬間拔出手槍,抵在黃震太陽穴上,輕聲歉然道:“對不起首長,要怪你只能怪謝文東!”

謝文東一臉輕松,笑道:“這里是軍營,你以為你能逃得掉嗎?”這時,杜庭威才反應過來自己失言,心中后悔莫及,頓時沒了主張,可他還不忘幸災樂禍道:“謝文東,剛才我是承認我殺了彭書林,可你也說過自己殺過人,而且用十雙手都數不過來,今天,你也同樣別想跑。”謝文東聳聳肩,向杜庭威投去悲哀的眼神,說道:“這你也信嗎?我之所以這樣說,完全是為了能把你的真話詐出來。我怎么可能會殺人呢?我是政治部的,同時我又是一名商人,殺人的事,違法的事,我想都不敢去想,又怎么可能會做出來呢?!”

杜庭威聽了這話,差點沒吐血,指著謝文東的鼻子,好半晌才說出話來:“你……你還是不是個男人?你把你剛才說過的話當放屁了嗎?”謝文東無奈道:“對不起,我不會承認我沒有做過的事。”遇到謝文東這樣的人,心臟沒毛病也能氣出毛病,杜庭威就是這樣,他感覺心臟壓抑得難受,快喘不過氣來。沙啞如割玻璃的聲音突然響起:“算了,你斗不過他。”一直沒動的蒼狼不知何時來到杜庭威身旁,可惜的看了他一眼,又道:“謝文東的狡詐又豈是你這種**比得上的?!”

謝文東看著蒼狼,微微而笑,而身上的寒毛已隨他的走近頓時根根立起,反射的繃緊身上每一處神經。

每一次和蒼狼*近,他都有種在鬼門關打轉的感覺。他討厭這種揮之不去的無力感,對蒼狼的警惕也異常的高。同樣,蒼狼也正盯著謝文東看,他在找他身上的破綻,如果有可能,一擊必殺。二人足足對視五秒鐘,結果蒼狼失望了,在謝文東的笑臉上他找不到任何東西,反之那一雙狹長的細目,閃閃放光,陰柔寒冷的氣息直逼人心魄。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eayxm.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九十一章   地址:http://www.deayxm.icu/262.html
彩票10个数字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