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零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零八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eayxm.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蒼狼楞了楞,沒說話,彎腰低下頭,面孔接近面粉。習慣可以害死人,這話一點不假。蒼狼這個習慣這別人眼里或許沒什么,可被謝文東發現后,卻成了致命的硬傷。年輕人見他彎腰低身,知道機會來了,對著面粉袋子猛然就是一巴掌。

這一擊力量不小,輕飄飄的面粉受到外力,頓時四處飛揚。蒼狼只覺得眼前一白,接著朦朧一片,即使他反應再快,還是有些許面粉飛近他的眼睛里。“呀!”蒼狼驚叫一聲,閉著眼睛飛腿將面前的面袋子踢向青年人的方向,同時急速向后退去。

謝文東苦心布置的圈套哪會讓他如此輕易脫身。前后左右,不下二十位化裝成普通百姓的文東會成員紛紛拔出片刀,一聲不吭,憋足了勁往蒼狼身上招呼。三眼在行動前已經放出話來,砍蒼狼一刀十萬,斷他一肢二十萬,他的腦袋值五十萬。重賞之下不乏勇夫,這是自古不變的道理。剎那間,刀光閃閃,殺氣逼人。周圍群眾哪見過這陣勢,哭天喊地的往外跑,生怕血光粘身。蒼狼眼睛被面粉迷住,但耳朵和超人的第六感還在,身子提留一轉,袖劍從袖口中脫落掌中,借旋轉之力雙臂齊揮,只聽叮當一陣脆響,周圍泛起一圈火花。在天色漸入朦朧的傍晚,異常妖艷而美麗。

眾人已無暇去欣賞,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剛才那賣米面的青年被蒼狼踢來的面粉撞個正著,踉踉蹌蹌連退出數步,身上白了一層,站立不住,一屁股跌坐地上,半天沒爬起來,渾身沒個骨頭節好象被大錘子砸了一下,疼痛難當。他想起謝文東跟他說的話:‘想出頭,割下蒼狼的腦袋’。青年一咬牙關,狠勁上涌,抬手拿出謝文東給他的開山刀,慢慢向蒼狼移動。

此時蒼狼并不輕松,被二十多號大漢圍攻,加上眼睛看不清事物,一身功夫發揮不出三層。他沖出重圍不容易,可二十多個漢子想把他放倒更難。他出招不多,多數時間都在躲避和防守,但他一出劍,總是血光四漸。對于大漢們來說,他太快了,甚至連躲避的機會都沒有。一名大漢吼叫一聲,舉刀向蒼狼的后腦劈去。蒼狼身子一側,沒見他怎么動,人已斜著飄了出去。沒等他站聞,離他最近的漢子以為有機可乘,陰森森一刀刺向他臂下軟肋。這刀又快又陰狠,就在眾人都以為蒼狼難躲這一刀時,他卻做出超出人想象的動作,腰身突的一彎,象蛇一樣,成S型,刀身擦著他的衣服穿一閃而過,拿刀的大漢也楞住了,蒼狼作出的動作根本不是人所能做出來的。可惜蒼狼沒給他想明白的機會,回手一揮,劍光急閃而逝。

大漢下意識的退了一部,覺得喉嚨發涼,喘不上氣來,抬手一摸,都是滾燙的鮮血。他悶叫一聲,栽倒在地。蒼狼閃電般的一刀已經把他咽喉割為兩段。左右眾人心中一冷,對蒼狼有說不出的恐懼。這時,兩名身穿黑衣的漢子從人群中竄出,手中拿著一條三米有余的麻繩,趁蒼狼眼睛短暫失明,分站他左右,二人抬目互視一眼,點點頭,不約而同的繞著蒼狼低身轉圈。麻繩在蒼狼腳下纏出個套子,二人猛的揮手一拽,繩套拉緊,頓時將蒼狼的雙腿圈住。此時蒼狼才感覺不對勁,但也晚了。這兩名大漢和剛才圍攻他的人不一樣,他們才是文東會真正的精英,暗組。

二人配合極有默契,當繩子拉緊一瞬間,他倆甩手一抖,蒼狼腳下吃力不住,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姜森不知何時出現在眾人身后,大喊一聲。眾大漢如夢方醒,見蒼狼已倒地,這機會千載難逢,提刀一擁而上,大有將他剁成肉泥的架勢。

眾人上的快,退的更快。蒼狼倒地一瞬間,哼叫一聲,拇指粗的麻繩竟然被他雙腿硬生生裂斷,一個鯉魚打挺,翻身而起,同時揮出一劍,將眾人逼退。姜森在后面看得真切,暗暗感嘆,蒼狼的身手,天下僅有,和這么一個人成為敵手,不知道是應該感到高興還是應該恐懼。蒼狼剽悍激起他的斗志,一手抽刀,一手暗藏一把五四型號的小手槍,喝叫一聲:“蒼狼!”飛身向他撲去,同時,力劈華山,凌空一刀斬下。由于力大和急速,刀身摩擦空氣發出尖銳的嘶叫聲。

蒼狼眼眉一動,橫劍招架。“當啷啷!”火星四射,金屬的強烈撞擊聲讓人耳鼓欲裂。左右大漢無不遮耳后退。姜森連退五步,半個身子都在發麻,握刀的手掌微微顫動,血從他的虎口一直滑落至刀身,再從刀身滴落在地。

“滴答!”別人或許聽不見血珠落地的聲音,可逃不過蒼狼的耳朵,他弓身,箭一般向著姜森的方向竄去,憑著超人的感應能力,全力劃出一劍。這時的姜森只有一個感覺,快!太快了,他連蒼狼是怎么跳起的都沒看清,知覺眼前一花,對方已經到了面前,那把要命的袖劍已將抵在自己的胸口。也顧不上自己的身份了,就地來個懶驢打滾,一溜煙,滾出四五米遠,即使如此,胸前還是被豁出一條大口子,肉皮刺目驚心的外翻出來,鮮血汩汩流出,潤透了整件衣服的下擺。蒼狼毫不放松,又追上前去,閉著眼睛,對姜森又是一劍。姜森反應過人,顧不上胸前的重傷,身子翻滾還沒等停下來,毫不猶豫,幾乎本能的舉手就是一槍。蒼狼吃虧就吃虧在眼睛上,如果他未被面粉迷住雙目,姜森手中暗藏的槍瞞不過他的眼睛,這一槍也絕不會躲不過,但現在,卻晚了,他聽見槍聲響起,甚至聽見槍內頂針的撞擊聲,再想躲閃,依然來不及。人的動作再快,快不過子彈。在絲毫沒準備的情況下,子彈瞬間在他的膝蓋上開了花。

“嘎!”一瞬間,他聽見自己骨骼破碎的聲音,接著,腿上的巨痛如同潮涌般襲來。蒼狼確實算是一條漢子,非麻五麻楓二人可相比擬的。牙關一咬,連聲都沒吭出一下,怕姜森再出槍,單腿用力向前一蹬,整個人倒飛出去。后面三四位膀大腰圓的漢子被他一撞之力,東倒西歪,亂成一團。蒼狼的一條腿已經完全失去知覺,雖把身后大漢們撞倒,自己也站立不住,踉蹌兩步,跌坐于地,一把袖劍也脫手而出。巧得很,他摔倒的地方就在一開始借面粉暗算他的那個年輕人近前,青年想都沒想,對著蒼狼的腦袋,揮手就是一刀。他出刀的速度不快,剛猛有余,力量不足,若是平時,十個他捆在一起也不會讓蒼狼眼睛眨一下,可此時,蒼狼卻有了虎落平陽的感覺。他一手支地聞住自己不倒,一手揮劍硬磕青年的開山刀。

“當啷!”青年手中一輕,開山刀在空中打著旋,飛出十多米遠的地方。青年吃驚的撤后一步。“啪啪!”不遠處傳來鼓掌聲,他微楞,轉目一瞧,離自己只有七八米遠的地方,謝文東和三眼二人正緩緩走過來,前者笑瞇瞇的拍著手,也分不清他是在對蒼狼還是對自己。謝文東一來,仿佛被注了一針強心劑,青年二話沒說,也不知哪來的力氣,雙手抓緊一袋大米,膀臂猛一用力,硬生生將三十多斤重的米袋子高舉過頂,惡狠狠砸向蒼狼。

“呼!”聽惡風不善,蒼狼想也沒想,反手一劍劈出。“支啦!”“嘩……”他的劍夠快,也夠鋒利,一劍下去,米袋頓時一分而二,可里面的大米速度不減,鋪天蓋地的灑了他一頭一身。青年見機不可失,隨手抄起一把菜刀,揮舞著亂劈亂砍。

蒼狼前是被大米淋得暈頭轉向,接著青年一陣豪沒章法的亂砍,可惜他的一身功夫,連發揮的機會都沒有,在慌亂之中手臂一痛,接著血光四濺。“嗚……”一聲哀號,里面夾雜著說不出的憤慨與嘆息,蒼狼騰空而起,也沒辨別方向,胡亂的落荒而逃。一只腳無法用力,他的身法依然快得驚人,姜森連開數槍,結果連邊都沒粘上,蒼狼已消失在黑暗中。

“追!”三眼大急,一把將人群中的陳百成拉過來,大聲叫道:“你給我組織人把蒼狼擒住!活我要見人,死我要見尸!”

陳百成被三眼抓著喘不過氣來,慌亂的答應一聲,揮手,帶領一干部下向蒼狼消失的方向奔去。

“呵呵!”這時的謝文東卻突然笑了,背手仰望天際,嘆道:“能看見星星,今晚是個大晴天啊。”

三眼莫名,不知道蒼狼都跑了東哥怎么還有心情關心天氣。剛想發問,謝文東又道:“瘸了一只腿,少了一顆‘牙’的狼,已經沒什么好怕的了。”說著,他笑瞇瞇的向地面弩弩嘴。三眼順勢看去,只見灑了一地的大米中混雜著一灘血,血中一條斷臂刺人眼目。可三眼沒這種感覺,反而興奮異常,特別是斷臂掌中的那把袖劍,他越看越高興。大步流星走上前,把袖劍拾起,反復看了半晌,交給謝文東,動容道:“蒼狼的身手高人一等,他的劍也是萬中無一的。”

謝文東接過劍,只是掃了一眼,嘴角一挑,瞇眼道:“有萬夫不敵之勇固然可怕,但沒有一顆優秀的頭腦,他永遠也稱不上什么人物。”說著,隨手將袖劍扔在地上,向手握菜刀,一臉不知道是興奮還是后怕,表情奇怪的青年走去,拍拍他肩膀,笑道:“兄弟,好樣的。”然后向他點點頭,走向一旁,攔腰將姜森扶起,走向早已準備好的轎車。姜森看了看胸前的傷口,苦笑道:“東哥,我自己能走,別讓血把你衣服弄臟了……”謝文東面不表情,手上的力道可沒有絲毫減輕的跡象,淡淡的說道:“沒關系,我兄弟的血在我心中最重,也最絢目。”簡單的一句話,足可擊起千層浪,姜森認為自己受的傷,值!

青年木呆呆的看向謝文東的身影消失在車內,很快,汽車啟動,又消失在無盡的黑夜中。耳邊還在不停回響著謝文東的話,他的聲音很輕,話也很簡單,但他知道,這句話已經足以徹底改變他在文東會內的地位。

一場苦心經營一天的圈套,雖蒼狼的重傷而逃宣告結束。三眼安排了一家中型醫院,飛速趕到。等到時姜森已稍微有些失血過多,虛脫的跡象,不敢耽擱,招呼醫生護士,把他送進了手術臺。他的傷看得重,其實未傷及筋骨內臟,只是皮外傷,沒過一個小時,護士就把他抬出來送進病房。三眼問道:“我朋友沒事吧?”“小傷!”醫生笑道:“縫幾針,上點藥,用不上一個月就能活蹦亂跳的了。”謝文東和三眼聽后也笑了,后者道了一聲謝,心情爽快,大方的從口袋中逃出一小沓鈔票,放在醫生手中,笑道:“辛苦了,一點意思。”醫生左右看看,大方手下,又客套幾句,轉身樂呵呵走了。

“唉!”等醫生走遠后,三眼無奈一嘆,道:“老森的傷不是一天兩天能好的,看來他沒可能和我們一起去上海了。”

“恩!”謝文東點頭道:“行程不能再拖了,只好讓老森傷好后再和我們回合了。”二人留下幾名小弟照看,邊說話邊下了樓。姜森不在,等于暗組失去了領頭人,對謝文東來說十分不利。暗組發揮不出作用,等于斷了謝文東的一條手臂。坐在車中,他輕敲腦袋,暗暗冥思。三眼一敞衣襟,從壞中掏出一張黑色卡片,惋惜道:“本來我以為今晚會把黑貼貼在蒼狼的臉上。”

見了黑貼,謝文東眼睛突的一亮,他仰面長嘆,感慨萬千,真是有好長一段時間沒見過,也沒過黑帖了。自己太過于在洪門的投入,把這東西竟然都快忘了。他忍不住從三眼手中接過來,輕輕*,眼睛漸漸瞇起來,似笑非笑道:“放心吧,黑帖不僅要發給蒼狼,以后還會刮起一陣旋風,吹遍每一個角落。”三眼仰面而笑,道:“我最希望能把黑帖拿到日本去,在魂組的大本營門前貼上一張,我敢保證,那時,魂組內部的那些干部、頭腦們的表情一定很好看,也很有趣。”三眼想不到他這時的一句玩笑話,以后竟然會成真。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eayxm.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零八章   地址:http://www.deayxm.icu/280.html
彩票10个数字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