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三章

所屬目錄:第一卷 少年熱血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eayxm.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第二天中午,二中衛生間里。

“老肥,聽說你讓你們班這個窩囊費把臉劃了一道口子,你還跟了他,真的假的啊?”一個叼著煙卷的高個歪著腦袋看李爽問。李爽沉著臉,“你他媽再敢叫他窩囊費我揍死你!”

高個眼眉跳了跳,掐住李爽臉上的肥肉來回搖晃:“籃子,你知道自己和誰說話呢?”

李爽打開他的手,瞪著眼睛說:“我草你媽的高強,你以為我怕你是不?別以為自己認識幾個人就和我裝牛逼!”高強‘呵呵’一笑:“你行,小子。今天放學你和那個籃子在教室里等我,要是敢先走我把你腿打折!”

李爽盯著他的眼睛“我等你,就怕你不來。”

回到教室,李爽把剛才的事和謝文東說了。謝文東問李爽:“高強是誰?干什么的?”“就是以前總和我在一起那個高個,上回和我一起搶你錢來得。”說到這小心看了一眼謝文東,見他沒在意,放心接著說:“他就是高強,上小學時就出來混了,手下有一幫人。現在是初三六班的混混頭。”

謝文東點點頭,問他:“你能找來多少人?”李爽想了一下說:“可靠點的能有五六個吧!其他那些就是一些虛張聲勢的墻頭草,見風頭不對肯定第一個跑。”

謝文東說:“那好,你去把可靠的那幾個人找來我看看。”李爽答應一聲向外跑去。

晚上六點,二中二樓教室。

李爽站在教室后面,舉起一把坐椅,狠狠向地上摔去。‘砰’走廊里傳出一聲巨響。坐椅被摔得七零八落。李爽彎腰揀起一跟長二尺的‘方子’,來到謝文東座位邊說:“東哥,這個你拿著,一會打起來能用得上。”

謝文東搖搖頭,“不用這個。”李爽不敢說別的,把方子放在一張書桌下面,老大不要留著自己用吧。不一會,教室里緊關的門被人一腳踢開。突如其來的聲音把李爽嚇一跳,扭頭一看,高強帶著七八個人進入教室里。“行啊,你倆還真有種,真在這等我呢!”高強回頭對后面的人大笑“哈哈~~看看這倆傻逼!”

謝文東沒有說話,冷漠的坐在自己座位上。李爽聽完,心里的火騰一下燒到頂點,“高強你他媽要是個人就和我單挑。誰輸誰是兒子!”

“和你單挑?我去你媽的吧!不照鏡子看看自己熊色!”轉頭看坐在那的謝文東說:“小子,你給我過來!”

謝文東慢慢站起來向高強走去,李爽跟在他身后。看比自己矮半頭的謝文東,高強眼睛里閃過一絲輕蔑,“你小逼最近囂張的很啊,跟我搶人。李爽是個籃子,你要我就給你。但我咽不下這口氣,你說咋辦吧?”謝文東底下頭,略長的頭發遮住眼睛,嘴角微動傳出冰冷的聲音:“你要是聰明就最好咽下這口氣,李爽有他自己的選擇。”

高強聽見冰冷的聲音心里沒來由的一跳,可看到謝文東身后含笑的李爽,把心里的一絲軟弱拋在腦后,“你和我裝犢子呢?”一把抓住謝文東的頭發向下拉,抬起腿,膝蓋猛撞在謝文東的臉上。謝文東蹲跪在地上,鼻子里流出血來。李爽大喊一聲向高強沖去,卻被同來的幾個人壓倒在地。

高強臉上帶著殘酷的笑容,又一腳把謝文東踢倒。“怎么了,這么快就熊了?”高強用腳踩在謝文東的臉上,回頭問李爽“這就是你的狗屎老大,現在在我腳下呢!哈哈~~~~~~”

李爽掙扎想起來,可是四五和人分別壓住他的手腳。“高強,我草你…”話沒有說完,就被旁邊一人踢在臉上,李爽咳了一下,吐出一口血水。

倒在地上的謝文東突然左手抓住踩在自己臉上的腳腕,高強一楞。謝文東右手的拿出彈簧刀刺在他的大腿上。“啊~~”高強發出象殺豬般的慘叫聲,捂住腿上的傷口向后倒退數步。謝文東站起來,走到高強身邊,輪起拳頭打在他臉上。高強的手下見見紅了,都有點不知所措。

他們楞著可謝文東沒有停,瞪著血紅的眼睛,連拳帶腳往高強身上招呼。不一會,高強被打得滿連是血,倒在地上。李爽趁其他人愣神的時候站起身,順手拿起桌子下藏好的方子,輪在剛才踢他的那人頭上。那人悶哼一聲被打得抱頭跪在地上,血順著手指縫流出來。李爽大喊一聲:“兄弟們,都給我出來!”

話音剛落不久,走廊里向起雜亂的腳步聲。不一會,教室里又進來七八個人。李爽叫喊:“我‘打樣’!”輪起棒子向其他幾人打去。后進來一伙人見李爽動手了,二話沒說,把高強帶來的人圍在一起一頓暴踢。

謝文東抓起高強的頭發,把他的腦袋拉起來,這時的高強神志模糊,一只眼睛被打得封候腫起老大一個包,另一只眼睛迷離的看著眼前的人說:“小子,我這回我認了,是因為我沒有你狠。要打要殺隨你便吧,我高強哼一聲就不是人媽養的!”

謝文東把彈簧刀片放在他的脖子處說:“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是被掛,一是跟我。你自己選。”謝文東放下高強向后退了兩步。這時其他人也都挺手站在謝文東的身后。一個機靈的學生馬上搬過一把凳子,謝文東看了一眼他微微一笑坐在上面,翹起腿,手指輕輕在臉上劃動。

高強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看看倒在地上的手下問:“兄弟,你叫什么名?”

“謝文東。”謝文東把刀放進自己的褲兜回答。

“好,東哥。小弟服你了,以后你就是我大哥!”高強覺得眼前這個人不只是夠狠,而且還很有頭腦,以后應該能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謝文東站起來,拍拍高強的肩膀說:“呵呵!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有我的就有你的!”說完走出教室。高強看著消失在門口的背影,腦海里還留剛才謝文東拍他肩膀時那種熱切的眼神,這時他感覺到一種沒來由的幸福。

后進來的人都有些發傻,他們都是李爽的朋友,今天李爽和他們說有一個人是他老大,讓他們去見見。見面后大失所望,因為眼前的謝文東沒有一點出奇的地方。礙于李爽的面子,也隨著李爽叫謝文東‘東哥’,可心里一點都沒服氣。沒想到這個在他們眼中的平凡人,一個人幾下就收拾了高強,還讓高強服服帖帖的做了手下。現在他們對謝文東才算是心服口服。

李爽打破沉靜,對旁邊人說:“草,還楞著干啥?趕快把強哥和受傷的兄弟送醫院啊!”其他人聽完趕快抬著高強和他受傷的手下。高強把過來扶他的人推開,掙扎站起來說:“我自己能走!老肥,這回叫我強哥了?真是打我一把掌再給個舔棗吃啊!”

李爽尷尬的笑了笑:“強哥,看你說得哪的話啊?以后咱們就是兄弟了,跟著東哥一起闖天下保證沒錯。來,我扶你!”李爽扶住身體搖晃的高強,高強一扒拉他腦袋“草,你小子啊…!!”一伙人嘻嘻哈哈向醫院走去。

謝文東走在回家的路上,走得很慢,想這兩天發生的事情。自己怎樣才能不被別人欺負?只有自己比別人強。怎么才能比別人強?那就得夠狠。學校內部有名的混子基本上已經被自己控制住,再有就是校外的因素。謝文東決定要建立自己的勢力,就以現在的二中為中心,拉攏社會上的一些小混子。這些人年紀都不大,打起架來沒輕沒重,說白了就是夠狠。憑著年輕的熱血,對英雄的盲目崇拜,也很容易被控制。現在謝文東的頭腦遠遠超過他的實際年齡,甚至一些大人也比不上他。

謝文東在家里,沒有什么改變,還是一個聽話的乖兒子,父母眼中的驕傲。在學校里,還是老師眼里的好學生,學習尖子。但他的名聲卻在二中附近傳開了,這里的混子都知道二中最近崛起了一個新霸王~謝文東,打架特別狠,武器是一把彈簧刀…

這天,謝文東和往常一樣在班級里上課,認真聽著老師每一句話。他認為不管自己怎樣,以后干什么,文化永遠是最重要的。擁有一顆過人的頭腦要比強壯的身體實用的多。下課后,李爽從外面跑進來,在謝文東耳旁壓低聲音說:“東哥,三眼的手下要見你。”

謝文東正低頭在紙上算題,頭也沒抬說:“恩,你讓他等一會,我把這題做完的。”

李爽點頭又飛快跑出去。三眼本名叫張志東,是二中這一帶有名的混混頭,打架出了名的不要命。有次和別人火拼,在腦門上留下一道兩寸長的傷疤。打眼一看,給人感覺好象三只眼。三眼的名頭也是這么來的。

李爽跑到樓下,學校的操場上站著兩伙人。一伙是高強帶頭的十七八個人,另一伙是三眼手下的十來號人。高強正歪著腦袋,蹲在地上抽煙,見李爽回來了把煙頭彈出去,站起來問:“老肥,東哥呢?”

“東哥等會下來,讓他們等會吧!”李爽肥胖的身體微微有些氣喘。

高強見了心里不爽“草,看你那胖樣,減減肥不行啊?跑幾步就喘得和豬是的。”

“我靠,你當我不想減啊。說得到容易!”李爽看看等著不耐煩的三眼手下說:“你們再等會,我們老大一會就下來。”

“草,什么JB東西,還他媽真當自己是個玩意了!”一個帶著黃色墨鏡的人大聲說。

李爽一聽,身體里的血燃燒起來,走到那人身前,毫無預兆一拳打在他臉上,墨鏡被打飛好遠。三眼手下沒想到對方說打就打,一點面子都不給。紛紛把手放在衣服里,抓住藏在里面的片刀。里面帶頭的揮揮手,穩住手下,對李爽說:“那個小弟新來的不懂事,見笑了。”

李爽‘哈哈’一笑“好說好說!”接著板住臉盯著那帶走的說:“帶小弟兒出來先調教好了知道不,別滿口噴糞,草!”

帶頭的臉色一變,但很快皮笑肉不笑說:“恩,兄弟教訓這一拳我記住了。嘿嘿!”

“你記你媽了逼!”高強在一邊憋很久了,見對方帶頭的那個樣子心里更來起,罵了一句,一腳踢在對方的小腹。那人彎腰退出數步,讓手下扶住。這下三眼的手下真不干了,把刀都抽出來。李爽高強帶來的人也紛紛把身后別的方子拿出來。雙方一處即發,每個人都瞪著眼睛尋找自己的對手。就在這時,謝文東雙手叉兜,不慌不忙的從教學樓里走出來。

“呵呵!好熱鬧啊!?”謝文東來到人群中央,無視對方手里的片刀。見場中來個穿二中制服的平凡學生,對方代頭的一邊揉著肚子一邊問:“小子,你干什么的?”

謝文東沒說話,李爽大聲道:“這就是我們老大!”

代頭的來的謝文東面前上下打量,心說:草,這二中是不是沒人了,找個營養不良的做老大。謝文東沒有放過他眼中閃過的輕視,笑呵呵站著。

看了一會,那人點點頭說:“謝老大,我們大哥有事找你商量。晚上你有空能否賞個臉出來聚聚?”

“沒問題,時間地點你說,太晚我可沒空。”謝文東答應的很爽快。

那人又點點頭說:“你放學時來‘欣欣’臺球廳,我們老大在那等你。你看怎么樣?”

“好,就這么定了。”其實謝文東早就想見見這個三眼的混子了,只是一直沒有機會,沒想到今天會主動找上自己。看著那伙人離開,對李爽和高強說:“你倆太沖動了,以后得改。”高強低頭沒說話,李爽大聲說:“東哥,是他們太囂張了,他們要不是先罵你我也不會動手。”

謝文東笑了下,“我沒有怪你們的意思,我只是提醒你們,時刻保持一顆清醒的頭腦可以讓自己少吃虧!”

李爽和高強點頭齊說:“知道了,東哥!”他們覺得老大說的也是有道理的,剛才要是老大不來真打的話,自己這一邊別看人多,但不一定能占到便宜。

高強想了一下說:“東哥,我看三眼找我們去沒有什么好心。你看是不是就…”

謝文東正色道:“如果我們真想在這里立足,那就必須先過今晚這一關。或許會有兇險,但沒有膽量還出來混什么?”高強聽了臉一紅,點頭應是,“東哥,你說晚上怎么辦吧,我聽你的!”

謝文東點點頭,深思不語。

‘呤~~’二中的放學鈴聲響起。頓時學校的大門人滿為患。不知道為什么,學生都沖向原本就不寬的學校大門。第一個出來的大喊一聲‘YE~~S~’興奮的象中了頭獎。

教學樓內,一層到二層之間的樓梯兩邊,站著二十幾個學生,一各個雙手叉兜,嘴里叼著煙,不管會不會抽,至少他們覺得自己這樣很帥氣。見到有漂亮女生經過,又是吹口哨又是歡呼,“賺了,賺了,這個真靚啊!養眼啊~~”“滾吧你,什么眼神啊?長得象豬八戒…的二姨!哈哈!”“草…”

李爽和高強站在人群里可沒有他們那么高興,李爽問高強:“強哥,幾點了?”高強看下表,拍拍他肩膀“才放學你說幾點?緊張個毛啊!天大的事我頂著。”

李爽咽口吐沫說:“奶奶地,不緊張是騙鬼呢!對方可是三眼啊!”

“三眼怎么了?不是人啊。喝多了不也吐,吃多了不也拉嘛!?”高強的話引起一片哄笑聲。李爽哈哈笑說:“就你老鬼詞多。”

這時謝文東從二樓走廊下來,大家都收起笑容,在樓梯兩邊站得筆直,一起彎腰說:“東哥好!”

謝文東點點頭問:“東西都帶了嗎?”李爽說:“東哥你放心吧,家伙人手一把。”

“恩,走吧。現在咱們終于可以去會會傳說中的三眼了!”謝文東半開玩笑說。大家看著一臉輕松的謝文東,更是放心了,一路上有說有笑來到‘欣欣’臺球廳。

‘欣欣’臺球廳在二中左側,二中的學生要打臺球一般都到這來。一是離學校近,二是價格便宜,一桿五角。(不過球桌破點!)

謝文東等人來到‘欣欣’,這時的臺球廳里一個客人沒有,整個讓三眼給包了。三眼拿著球桿正和一個小弟打球呢,見謝文東領著一伙人進來,‘哈哈’笑了幾聲迎了過去。臺球廳里面很昏暗,等他走進了謝文東才看清三眼的樣子。二十歲多點,一米七八左右的個子,留著平頭。很人第一感覺是此人很豪爽,總是笑呵呵的。

三眼也在打量謝文東,點點頭說:“兄弟就是最近出名的謝文東吧?”

謝文東呵呵一笑:“三眼哥都知道小弟的名字了,不知是小弟的福還是禍呢?”

三眼一楞,接著又笑起來“謝兄弟是明白人啊!我喜歡!哈哈~”拿起一跟球桿遞給謝文東說:“兄弟有沒有興趣來一桿!”

謝文東從沒有玩過臺球,但還是毫不猶豫接過球桿說:“好的。就算我不會玩也得玩,要不就是不給三眼哥面子了。”三眼瞇著眼睛“恩,兄弟這話我愛聽!”

拿著球桿,三眼狠狠把擺好的球打開,“兄弟在學校怎么樣我本不應該過問,但既然是在我的地頭上結幫,要是招呼也不打一聲就是有點過分了。”

謝文東看過別人打球,知道怎么打。拿起球桿打六號球,說道:“小弟也是‘立棍’不久,有些事不明白還得要三眼哥多指教。”球沒有打進。

“指教不敢說,大家也都是互相合作嘛!”三眼打進一個球,“最近兄弟在學校里收了不少錢吧?”

“太多沒有,都是窮學生,一天也就幾百快吧!”謝文東擦了擦桿頭。

三眼‘哈哈’一笑,邊打球邊說:“兄弟好大口氣啊,一個月下來最少也有一萬多快呢!”球沒進,三眼接著說:“本來這里以前都是我控制的,現在你這二中立棍了,我小弟一個都進不去。兄弟你是不是得給條生路啊!”

謝文東微笑說:“給條生路不敢說!既然話說到這,我看也只有幾個辦法可以選擇了?”三眼拄著球桿看球桌對面的謝文東:“哦?怎么說。”“要么你走,要么我走,要么我們就合并。”

“哈哈,兄弟說得到都是實話啊!”三眼目光冷下來,“兄弟的意思是打算把我踢出這片兒了?”

謝文東嘿嘿一笑,盯住三眼:“三眼哥也不用嚇唬我,我既然來了就不怕你。火拼起來我們也不一定輸。只是這樣對大家都沒有好處不是!”謝文東頓了頓,伏身打球。

三眼不敢再看輕眼前這個瘦弱的少年,心里直覺告訴他這人不簡單。不論是頭腦還是膽量都不比在社會上混了很久的老家伙弱。

三眼從兜里拿出一盒‘紅河’抽出兩跟,遞給謝文東。謝文東一笑說聲‘謝謝’拿了一跟放在嘴里,旁邊的李爽走過來把謝文東和三眼嘴里的煙點上。三眼看了看李爽對謝文東說:“這小子還挺會來事兒呢!”頓一下接著說“兄弟你的意思是想咋辦吧?”

“我說合并,這樣對大家都有好處,都不吃虧。”謝文東吐出口眼圈。

“哈哈!合并?恩,是個好注意。是都有好處。”三眼搓著手里的球桿說:“不過嘛……”

三眼的意思謝文東哪能不知道,“三眼哥是說由誰來坐老大這個位置吧?”三眼不語,只是點點頭,瞇著眼睛看謝文東。“我本沒有資格和三眼哥搶老大這個位置,不過要是空手讓出去下面的兄弟也會說我沒骨氣,那么就一句話…”三眼皺眉問道:“什么話?”

“單挑!你和我,誰贏誰坐老大的位置。”謝文東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寒光。

三眼一楞,不敢相信這說是他說的。再次上下打量謝文東。沒有什么特別,勉強一米七的身高,而且還很瘦弱,這是一個什么樣的人啊?竟然敢說這樣的話。

“哈哈~~”三眼哈哈一笑“兄弟說話算數不?”“呵呵,說話不算數還出來立什么棍!”

“那好,就這么辦!你說哪天吧?”三眼信心十足說。

謝文東看了看四周說:“你這里不錯,我有空的時間也不多。我看就現在吧!”

“嘿嘿,好!”

謝文東把身上的上衣脫了,李爽和高強都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種效果。李爽有些擔心問:“東哥,真的要單挑啊?三眼打架可是遠近聞名的!”謝文東把衣服甩給李爽小聲說:“這是解決的最好辦法。我們實力弱,和三眼拼不起!”轉身向臺球廳中央走去。李爽和高強同時摸摸腰上的刀想,一會老大要是有危險,自己就先劈了那混蛋。見對方都是相同的動作,倆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了。

這時三眼叫手下小弟把中間的臺球桌搬到一邊去,然后打開屋里所有的燈。頓時屋內一片明亮。他自己也把上衣脫掉,襯衫的袖子往上提了提,做好準備。現在他都覺得很可笑,自己要和一個半大小子單挑,不知道穿出去會不會很丟人!?

謝文東來到三眼面前站好,沒有絲毫緊張,象是一切都在掌握一樣。臺球廳里一片寂靜,所有人都在看著站在場地中間的兩人。一種無形的壓力彌漫在空氣中。

見謝文東還沒有動手的意思,三眼先說話了“兄弟,可以開始了嗎?”謝文東點點頭回答他。

“小心了!”三眼不再客氣,一拳向謝文東打去。他身體向后退一步算上躲開這一拳,但接著肚子上就挨了三眼一腳,謝文東被踢一個跟頭。剛要起身,三眼根本就不給他這個機會,又是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趴在地上的身體一直滑出兩米遠才停下。李爽再一邊有點忍不住了,準備拔刀時讓高強攔住,低聲說:“再等等!”李爽氣得一跺腳,汗水流出來。

(看見述評里癲人說:‘大腿被捅了一刀居然還能走路。’汗,這個是我的失誤,把‘扶’改成‘背’會好些。還有后面,至少前面應該加上時間~‘一個月后的一天’會更合理一些,在這里向大家說聲對不起。還有老虎是我說:‘情節離奇???????黑社會要是這么好混(搖頭,無語中…………)’這點我到是有些異議,現在的主角還沒有達到黑社會的程度,只能說是在學校里混。象你所說:黑社會不是那么好混的。就是本節出現的三眼也不屬于黑社會,他們都沒有定型的組織,也沒有固定的資金來源,人員的流動也很大。只能算是社會里一些無業青年,組在一起在社會上混。沒有達到殺人不眨眼,賣毒走私,動不動就來個大火拼。呵呵~~就說這么多,再說就沒完了。最后說句老話:喜歡就支持,不喜歡就罵,聽到不同意見才能提高。感謝留言,讓我不得不多帖出一節。看來明天又要忙了!汗~~水~~:))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eayxm.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三章   地址:http://www.deayxm.icu/3.html
彩票10个数字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