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六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六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eayxm.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沒有給她一絲希望,直接地坦蕩說道:“不可以!”江琳是聰明的女人,見謝文東語氣堅定,知道今天躲不過去,干脆攤開牌,或許還有一線希望。她仰面躺在床上,輕輕嘆口氣,目光漸漸深邃,良久,緩緩說道:“我有一個姐姐,她叫江楓,很漂亮,真的,她有天使般的美麗。”謝文東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沒有出言打擾,靜靜等她說下去。

江琳又道:“我家生活在一個偏僻的小山村,那里沒有公路,更沒有鐵路,很落后,我家也很窮,可我和姐姐都很不甘心在那塊貧瘠的土地上過一輩子,都向往這城市里的繽紛世界,我們拼命的讀書,希望有一天能夠考上大學,離開家鄉,最后,我和姐姐都做到了。可是,到了城市里,我和姐姐才知道這里沒有我們想象中的那么完美,這是一個人吃人,人踩人的社會,我和姐姐拼命的賺錢,希望能把還生活在山村的父母接出來,可是,爸媽沒有等到那一天,九八年,一場洪水淹沒了村里的一切,整個山村在一夜之間從地圖上永遠的消失了,沒有一個人活下來。”說到這,江琳觸動心弦,精美的雙目前布了一層濃濃的水霧,淚滴‘噠噠’滑落,環臂摟抱雙膝,雙肩微微顫動的,一副人見人憐的模樣。

當年,H省的水情較輕,謝文東雖然沒有經歷過那場洪水,可他能從各方面傳來的消息能想象其中的慘烈和悲壯,不論官兵還是普通百姓,實際的死亡人數要比官方報道的多得多,有些在洪水下游的地方甚至拿根樹干在水里劃兩下就能掛出一具尸體來。謝文東心中感嘆,抿了抿嘴,還是沒說出話來。江琳擦了擦淚水,繼續道:“從那時起,姐姐仿佛一下失去了精神支柱,整天昏昏噩噩,總是自言自語說自己不孝,沒能早點把爸媽接出來富貴終老。就這樣足足有一年的時間,姐姐才算慢慢恢復正常,我們也從父母雙亡的悲傷中走出來,本來以為日子會恢復正常,越過越好,哪知有一天姐姐遇上了博展輝,這個人面獸心的畜生,表面道貌岸然,實則狼心狗肺,他貪圖姐姐的美麗,用高薪引誘她到忠義幫暗中成立的公司去上班,結果在一天夜里,他趁姐姐在加班,將她強奸了,后來,姐姐她就……”話未說完,江琳已泣不成聲。

誒!又是一幕人間悲劇。謝文東仰面而立,從懷中掏出手帕,體貼的遞到江琳面前,背著雙手,在屋中渡步徘徊。過了好一會,江琳擦干淚痕,止住哭泣,又說道:“姐姐是我在世上唯一的親人,從她自殺那天起,我就決定要報仇,不管用什么手段。我拼命的賺錢,靠自己的頭腦終于打造了一座自己的酒店,可和博展輝的忠義幫比起來,我所擁有的一切太微不足道了,在沒有遇到你之前,我以為我一輩子都不能了結這個心愿。”“所以,”謝文東說道:“你故意帶我去那個黑市摩托賭場,你知道博展輝的兒子和他一樣好色,定會對你起色心,而我,也一定會幫你解圍。同樣,你還知道博展輝對他唯一的這個兒子很寶貝,一旦我傷了他,博展輝定然會來報復,這樣一來,無疑忠義幫招惹上北洪門,后者的實力又遠大于前者,離你報仇的日子就指日可待了,沒錯吧?!”“恩!”江琳想不點頭都難,謝文東太聰明了,她心中算計的一切一切都被他猜個絲毫不差,對這樣的人最好辦法就是實話實說。她不好意思的抬起頭,猶憐道:“謝先生,你能夠原諒我嗎?”

謝文東有那么一瞬間心軟,可是很快又搖搖頭,正色道:“我最恨別人騙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理由,你的錯都無法讓我原諒。”說完,他動身向外走,臨出門前,回頭說道:“本來我是應該打你屁股的,但我畢竟住在你的地方,欠你一個人情,所以這次,我忍了。如果你再敢騙我利用我,嘿嘿,那我的手段不是你能承受的起的。對了,我是認真的,不要把我的話當玩笑!”

謝文東一甩門,走了。江琳看著緊關的房門良久,或許是剛才回憶起她的傷心事,或許受到謝文東無情話的打擊,也或許是謝文東對她淚水的視若無睹,她趴在床上放聲痛哭。其實謝文東出來后并沒有馬上離開,而是在門外靜靜站了好一會,聽見房內的哭聲,他搖頭苦笑。女人活著要比男人容易的多,當女人遇到不順心的事可以用眼淚來發泄,沒有人會去說她什么,甚至能引起別人的憐憫;而男人呢?即使有淚,也只能留在心里,即使傷得再深,也只能找個無人的角落,孤獨的舔著傷口。因為女人點綴著世界,而男人是支撐著這個世界。博展輝!心中默念這三個字,強迫女人的人是他最討厭的人種之一,本來他就有除去博展輝之心,聽了江琳一段話后,這種決心更加強烈。

在對付向問天之前,必須把博展輝先干掉,以絕這個后患。他暗暗下了決心,有了目標,心情也松下來,渾身乏力,從肩膀到手腕痛的厲害,腳也因剛才的一陣猛踢而麻痛不止,謝文東一瘸一拐,低聲呻吟,罵道:“該死的聶天行!”

鮮花酒店損壞得很嚴重,謝文東出資,將其從頭到尾重新裝修一番,由于他出手大方,又有三眼等人的連哄帶嚇,沒出三天,整個酒店煥然一新,裝修之后的鮮花甚至比較以前更加雍容華貴,而又不失本來的清幽雅致。自從和謝文東攤牌后,江琳連著兩天沒敢出門見北洪門的人,后來她發現眾人對她并無異樣,才知道謝文東并未將她利用北洪門對付忠義幫的事說出,心中無限感激,她對謝文東的感情很復雜,連她自己都搞不清楚是敬他還是怕他,或者……

三天內,北洪門又有不少于兩百的精銳挺進上海,人數的激增讓本來就為空間緊張的謝文東更加犯愁,鮮花和天意早已經人滿為患,兩地之擁擠連個老鼠洞都容不下了,即使如此還有百余人住在旅店,現在又增加兩百人,別的不說,光他們吃住的花銷都是一筆不小費用。謝文東等不急對方露出破綻,決定閃擊忠義幫,將其一舉打垮,把他們所占據的地盤取而代之,既解了己方的燃眉之急又除去一心腹大患,何樂而不為呢?!他是這樣打算的,但世事難料,經常會出現一些人想不到的事情。血殺的成員無意中發現魂組的蹤跡,無疑是事情的引線,使抱著樂觀態度的北洪門變的不太樂觀。

天意酒吧二樓。“魂組?”謝文東聽到這兩個字時先是一震,接著哈哈大笑,搖頭自語道:“真沒想到,魂組還沒有放棄。”

姜森遠沒謝文東那么輕松,他皺眉道:“東哥,這次在上海發現的魂組成員非同一般,和以前我們所熟知的不一樣。”

“哦?”謝文東一挑眉毛,笑問道:“怎么個不一樣?”姜森道:“下面的兄弟發現魂組的人也是十分偶然的,本來我讓他去離咱們不遠的超市買些常用的東西,無意中發現一個人在拿商品時手腕上露出黑色的‘魂’字刺青,還好這位兄弟以前見過魂組的人,對他們的標志也不陌生,他原本想把那個人擒住問個究竟,結果……”“結果他沒有抓住!”謝文東接道。

姜森嘆了口氣,說道:“不止沒抓住,他自己反受了重傷,如果不是其他的兄弟趕到,這條命能不能保住還不一定呢!”

謝文東一愣,這倒是大出他意料之外,血殺的單兵作戰力他是了解的,論單打獨斗,各個是好手,五六個大漢根本近不了身,而魂組他也不是沒有接觸過,只是感覺實力還算不錯,但和血殺比起來有一定的距離。“那位兄弟傷在哪了?”

姜森說道:“雙臂骨折,肋骨斷了三條,而且那個魂組的人由始自終都還沒亮過家伙。”“嘶!”謝文東倒吸了口氣,眼睛一瞇,道:“這倒是有意思了,讓老劉打探一下他們有多少人,落腳在何地?”姜森道:“東哥,我已經和老劉打過招呼了,但是他也沒查出什么結果,只是說魂組的人應該離我們不算遠,至于有多少,他也打探不出來,此次對方行蹤太隱秘了。”

連劉波都打探不出來,看來這次魂組派來的人確實非比尋常。謝文東起身,默不作聲,在房中來回度步。姜森張了張嘴,還是小聲說道:“東哥,魂組突然在咱們附近現身定有企圖,和他們比起來,忠義幫對咱們的威脅并不大,我看,是不是先緩些再對忠義幫下手,先把魂組清除是頭等大事。”謝文東沉思,在房中徘徊了好一陣,才悠悠道:“攘外必先安內!”

曾經老蔣的一句口號被謝文東說出,意思已很明朗。姜森還想再說什么,被謝文東一擺手當住,他淡然道:“忠義幫看似不強,但處于我們的南面,位于我們的背后,不及早鏟除,一旦再起異心,恐怕有失,而魂組再強,它也是國外來的幫會,政府視它如毒蟹不說,連向問天都想將其根除,哪敢明目張膽的對咱們下手,充其量搞搞暗殺,不足為慮。”

“可是,”姜森不無擔擾道:“有魂組一天在,對我們終究是個潛在威脅,而且,這次他們來的人又身手高強,萬一抓住我們的空擋行刺東哥,恐怕……”謝文東仰面大笑,一拍姜森肩膀說道:“我都不怕,你還擔心什么?”

謝文東決定的事是不容易改變的。隨著手下人手的膨脹,他亦加緊準備,要對忠義幫實施一次毀滅性的打擊。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eayxm.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六章   地址:http://www.deayxm.icu/308.html
彩票10个数字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