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eayxm.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一干車隊浩浩蕩蕩,車燈齊明,在公路上拉成一條流光異彩的騰龍.同樣的目標,同樣的道路,謝文東這是走二次,可是這次他的星期和上回比起來大不一樣.前次是倉促出擊,而本次準備充分,人員齊整,大有狂風暴雨欲來之勢.

其實謝文東并非把博展輝恨之入骨,忠義幫上次偷襲北洪門,損失是不小,也掛了幾個人,可對方也同樣沒占到任何便宜,甚至死傷是北洪門的數倍,但為了擴張,為了增強實力,謝文東不可避免的得除去一些防礙他道路的東西,只是忠義幫突襲北洪門后,他找到了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謝文東,三眼,東心雷,姜森同坐一車,等路程過半時,謝文東有種不舒服的感覺,說不出為什么,可能完全是本能在作怪,他扭頭看向車外,暗討究竟哪不對勁?猛然一震,他雙眼瞇了瞇,拍了拍前方司機的

坐椅,說道:"停車!"司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謝文東發話,他哪敢不聽,急踩剎車.

前后的汽車見狀也紛紛停下來,*到路邊.三眼前后張望,皺眉的擾擾頭,不解問道:"東哥,怎么了?"

謝文東瞇著眼睛道:"張哥,你不覺得一路走來有些反常嗎?""啊?"三眼張大嘴巴,沒想通他的意思,脫口問道:"反常?哪反常了?"謝文東反問道:"現在幾點?"姜森接道:"十點多了."謝文東微微一笑,道:"十點多,還算不上很晚,但路上沒有理由一輛行車都沒有,當然,我們的除外.""這個呀!"三眼倒吸了口涼氣,忙打開車門,跳下轎車,向前后兩端一望,可不是嘛,路上除了己方的汽車外再無一輛其他人的行車,整條道路靜悄悄,寂靜的可怕,三眼臉色微變,他一彎腰,對車內的謝文東問

道:"東哥,這是怎么回事?難道忠義幫知道我們要來,事前埋伏好了?"

謝文東仰面而笑,說道:"在上海,有膽量也有實力封鎖道路的只有一個人.""向問天!"東心雷脫口而出."不是他還有誰?!"謝文東長嘆一聲,說笑道:"看來我們想吞并忠義幫的地盤,有人十分不滿哩!"說罷,他擺擺手,說道:"老雷,讓兄弟們撤吧.""什么?"三眼和東心雷同時驚道:"撤?東哥,咱們就這么撤了好象有些"

沒等他二人說完,謝文東搖頭笑道:"我是讓你們撤.""那東哥你呢?"三眼和東心雷一驚."我還是要去的.""帶多少人?""強子跟我一起就足夠了."東心雷眨巴眨巴眼睛,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東哥的意思是就你和強子兩個人去忠義幫?"

謝文東肯定的點點頭,一揚眉毛,笑道:"好有沒有疑問嗎?"東心雷張大嘴巴,目瞪口呆了良久,對三眼無奈的搖了搖頭,意思是東哥瘋了,就兩個人,去人家忠義幫本部,那無疑等于羊入虎口,自尋死路,別說有南洪門的人,即使忠義幫一人咬他兩一口,最后連骨頭渣滓都不會剩下一塊.三眼正色問道:"東哥,你決定了?""恩!"三眼揉揉鼻子,點頭道:"既然東哥決定了的事,我一向沒有疑義,但我們絕不會走,就在著這里等你,如果兩個小時東哥沒有回來,不管結果怎樣,我和老雷都會殺進去,不管刀山還是虎穴,我三眼都會和東哥共進退的."心中一暖,謝文東也不再勉強,點頭道聲好,一合衣襟走下轎車,上了前面高強所在的汽車,李爽在車內還沒弄明白怎么回事,被他一把拉下來,說道:"小爽,去張哥那輛車坐."說完,關好車門,對高強道:"強子,去忠義幫的本部."高強左右看了看,問道:"就咱們倆嗎?"

謝文東仰面而笑,反問道:"那還不夠嗎?"高強面無表情的點點頭,他對謝文東的話一向沒有意見,哪怕前面是火海,只要謝文東說可以走過去,他也會毫不猶豫的向前走.

轎車脫離車隊,孤零零行走在公路上.道路依然靜的可怕,耳邊只有自己所坐汽車穿行的呼嘯聲,謝文東知道,南洪門現在一定不會安靜.正如他所想,南洪門暗中的探子把消息第一時間傳到了總部向問天的耳朵里,一直陪在他左右的蕭方等人聽后,具是震驚不已,不知道謝文東究竟要干什么.向問天沉思了好久,默默的搖搖頭,暗嘆謝文東之狡詐,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膽量.蕭方沉聲說道:"謝文東只帶了一名司機,這倒是干掉他的好機會,天哥,怎么樣?"

向問天苦笑道:"不怎么樣,謝文東哪是那么好殺的啊.""難道其中還有什么詭計不成?"向問天無奈搖頭,道:"沒有詭計,謝文東只是在賭,賭我不會做出已多欺少的事,賭我不會冒天下之大不韙用陰險的手段把他除掉,他在賭我是個英雄."

蕭方急道:"原來如此!天哥,這樣的機會可不多,即使冒再大的不韙,留下再多的罵名,咱們也認了,只要能永遠讓他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付出多大的代價都不為過,若是天哥不愿意,那么,由我來,有罵名我去抗!"

向問天默不做聲,緩緩走到窗前,仰望遠方,靜靜沉思.蕭方在后急的直搓手,可向問天不發話,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南邊區公路,轎車內.高強邊開車邊問道:"東哥,為什么我們一定要去忠義幫?既然南洪門援手,想罷博展輝定有了戒心."謝文東搖頭道:"現在還不一定.如果我們被向問天一嚇就撤走了,博展輝定然會起戒心,反之,他倒是會對向問天產生疑問,反向我們*攏.既然現在除不掉他,能讓他和南洪門產生隔膜,那更是再好不過了."高強似懂非懂,想破腦袋也想不出能怎樣使博展輝和向問天之間出現隔膜.

一路無話,很快,轎車接近了忠義幫的本部.此處為貿易開發區,和市區的繁華自然無法相比,但整體的規劃相當不錯,道路四通八達,中外合資的企業工廠隨處可見.忠義幫的本部謝文東并未來過,但劉波曾畫過精確的地圖,附近有什么明顯的標志他早已銘記于心.轎車左拐右轉,終于在一座工廠模樣的地方停下.謝文東仔細環視一周,和劉波所提到的地方絲毫不差.偌大的院落,地面具是平坦的水泥鋪路,兩旁旋轉式的路燈將院內照如白晝,中央有一座半米高的大花壇,香氣迷人,群花競放,

異常奪目.望后看,一座象牙白的半環形五層大樓,占地極廣,宏偉莊嚴,隱約中流露出霸者之氣.謝文東只看了一眼就喜歡上了,暗中搖頭,同樣是工廠,可這里和自己曾落腳的廠房比起,簡直天壤之別.

六米多寬的大門外有數名身著保安服飾的壯漢,看見謝文東所坐的轎車在自己面前停下,紛紛上前,其中一個似頭目的漢子上前敲了敲車窗,高強回頭看向謝文東,等后者點頭示意后,他才將車窗拉下.那漢子語氣生硬,冷冰冰問道:"你找誰?"

他冷,高強的聲音更冷,直截了當,沒一個字廢話,說道:"博展輝."那漢子楞了片刻,仔細看了看車內的高強,沒看出什么,問道:"你是誰?""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大哥要見你們老大."高強面無表情,一字一句道.

大漢眼珠一轉,瞄向后坐的謝文東,見只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暗哼的一聲,沒放在眼中,傲然道:"先報個名號吧."

高強剛要說話,謝文東推車門走下來,笑瞇瞇說道:"我叫謝文東,麻煩兄弟向里面通知一聲."

"謝文東"大漢仔細咀嚼著這三個字,覺得耳熟,頓了片刻,他猛然_啊_了一聲,瞪大眼睛,看著面前比自己矮半頭的年輕人,驚訝異常說道:"你,你就是謝文東?"高強這時也下車,冷然道:"謝文東這三個字不是你能叫的,讓博展輝出來吧."大漢不敢耽擱,忙拿出對講機,走到一旁,向內部匯報.等了沒多久,只見從院內大樓內走出一幫人,前后加起來不下數十號,為首一人正是五大三粗,活脫脫黑熊下山的博展輝.電動院門被緩緩打開,博展輝最先走出來,見正如剛才手下報告的一樣,謝文東身邊只有一個人,他有些不太相信,左右瞧了瞧,附近方圓百余米內空蕩蕩的哪有半條人影,心中一緩,張開雙臂,大笑道:"不知謝先生光臨,真是有失遠迎啊!"說罷,向前給謝文東一個大大的擁抱.

鼻中傳來濃重的油腥味,謝文東暗暗一皺眉,但表面沒有一絲顯露,笑瞇瞇的說道:"是我來的太突然,希望博兄不要見怪才是.""哈哈!"博展輝笑道:"這是說的哪里話,我還沒感謝謝先生上次不殺之恩,本來是我應該主動拜訪的,反而謝先生卻先來了,真是不好意思啊!哈哈!"二人邊客套邊往里走,博展輝眼珠一轉,似有意又似無心的問道:"謝先生只帶一人來嗎?"謝文東故意環視一周,笑問道:"難道博兄還看見其他的人了嗎?"博展輝剛要說話,謝文東又道:"本來我是帶了不少人,由于這一陣我在上海無意中發現我以前一個大仇家,自身安全的考慮,不得不多帶一些人手已防萬一."

"仇家?"博展輝問道:"謝先生所說這個仇家是""魂組!"謝文東應聲說道."啊!"博展輝連忙點頭,謝文東和魂組之間你死我活的關系早已鬧的沸沸揚揚,不是秘密了,他頓了一下,驚訝道:"魂組在上海出現了?"

"沒錯."謝文東道:"而且具是高手,又在暗處,并不好對付."博展輝點點頭,謝文東說得有情有理,他又不解道:"那謝先生帶的人怎么就剩一個了?"謝文東故意苦笑,道:"帶的人多了,恐怕有人會在背后說我心懷不軌吧.我本坦蕩蕩,但也不得不考慮避嫌,所以,在半路上我把人手都留下了.我想博兄應該明白我的用心吧?!"

博展輝聽后老臉一紅,哈哈大笑掩飾自己的尷尬,搓搓大手,怒道:"誰說謝先生心懷不軌了?那他一定是瞎眼了,象謝先生這樣有身份又大度的人,怎么可能對我這樣一個不入流的角色動手呢?!真是天大的笑話.謝先生可千萬別當真啊!"他說得義憤填膺,暗中也是長長出了口氣,暗道南洪門的消息看來也*不住,他們不是說謝文東會對自己動手嗎?可人家現在只帶一個人來,從這一點上就能看出人家對自己的信任程度.博展輝是聰明人,可偏偏聰明人會把事情想的復雜化.他又暗討南洪門定是怕自己和謝文東走的太近,故意放出假消息出來說后者要害自己,然后再借機聯合,將謝文東和北洪門在上海的勢力一并清除.若自己真這樣做了,真犀利糊涂的把謝文東做了,其結果是好處未必能得到多少,但后續的麻煩定然會不斷,光是北洪門的報復他就承受不了,更別說謝文東還掛著中央政治部和文東會大哥的頭銜.他暗中慶幸自己發現的早,沒上南洪門的惡當,眼角余光冷冷掃了身后人群中的一個腦袋低垂的大漢.他的神情沒逃過謝文東的眼睛,順著他的余光望去,心中咯噔一下,那漢子雖然低著頭,但他還是認出來了,南洪門八大天王之一的獨眼龍,田方常.

長吸了口氣,謝文東暗中將心穩了穩,看來自己這步棋走對了,南洪門確實插手了,而且還派出了八大天王,田方常的出現代表南洪門在忠義幫附近暗中隱藏的實力絕不會少.田方常似乎也發現謝文東看出毛病,生怕夜長夢多,暗暗對博展輝打個手勢,示意他該動手了.博展輝暗哼一聲,將頭一扭,假裝沒看見,反和謝文東大聊特聊起來.

人們都說為了別人著想的人,才是高尚的人。

為了別人能直接看到這么好的書,不用再找來翻去的費神。

你不應該來跟一帖,把這章書頂起來,讓大家分享嗎?

其實,能看到自己喜愛的書成為大家的至愛,不也是一種英雄所見略同的的快慰么!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eayxm.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七章   地址:http://www.deayxm.icu/309.html
彩票10个数字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