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eayxm.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田方常氣得直咬牙,看來天哥說得沒錯,博展輝確實*不住,難成大事。他悄悄退出人群,走到一處無人的角落里,拿出手機,給向問天去了電話。接通后,他直截了當道:天哥,看.清況博展輝己無心除去謝文東,這樣左右不定的人難以公事,不如趁今天的機會,將他和謝文東一并千掉。向問天不認為事.清這么簡單就能解決,他要考慮的比田方常多得多,若是謝文東帶領大隊人馬來,在路上他就會毫不猶豫的命令手下動手了,但事實.洽冶相反,他要顧忌道上的流言流語,他要顧忌到南洪門的名譽,以多壓少、趁人之危的名聲他背不起,而且從心底里,向問天也想用真正的實力打敗謝文東,讓天下人知道他贏得心安理得,沒有一絲投機取巧的成分。在旁人的眼里他所想的有些可笑,但向問天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用謝文東的話說他是一個心中坦蕩蕩的君子,而自己只是一心懷巨測的小人。君子如何能斗得過小人?世態炎涼,成敗論英雄。

向問天聽過田方常的話后,一點都不感覺到意外,當探子抱謝文東只帶一人去見博展輝時,己然想到憑謝文東的演技,后者再難起殺心。他蒼然一笑,對在旁邊瞪著眼睛千著急的蕭方無奈道:謝文東是個敢拿命出來賭的人,不過,這次他賭贏了。說罷,對電話另端的田方常道:老常,回來吧,這次謝文東贏了。

回來?田方長眼珠差點冒出來,握住電話的手都直哆嗦,語調不穩道:回來?我回哪?我回去千什么?現在謝文東身邊只有一個人,殺他如探囊取物,為什么要我回去?我為什么要回去?錯過今天這個機會,恐怕再難找到了,天哥兮即伸不桑值屏輝,謝寸實椒堅沖不能留曹份

向問天能夠理解手下兄弟的心.清,他何嘗不想抓住這千載難逢的機會,可是用南洪門的聲譽加上自己的人格去換謝文東一條命,他做不出來。仰面長嘆一聲,心中陣陣感慨,但語氣卻異常強硬,厲聲道:老常,沒有為什么,我說撤就是撤,現在。“說完,將電話掛斷。田方常拿著電話敞在耳邊,術呆呆得站了良久,若不是手下人過來輕聲喚他,恐怕還回不過神來,他麻術的轉身,看了看手下滿臉的期望,似乎就等他下攻擊的命令,田方常心如刀割,失聲而笑,眼前的景物漸漸變得騰朧,他拍了拍手下的肩膀,似感嘆又似預言道:“洪門,恐怕難保,早晚有一天會被北方的叛賊所敗。天哥是頂天立地的英雄,跟他我從沒后悔過,在他身邊是我一生的炫耀,即使死了也值了,可是你們……唉兮“田方常黯然傷神,渾身的精氣神仿佛被一下子抽空了般,行尸走肉的向工廠外走去,同時有氣無力道:“召集兄弟們集合,準備……準備,撤退。“

田方常撤了,帶著大批人手靜悄悄的走了。經謝文東提示,一直留在走廊內透過窗戶仔細觀察的高強見狀大喜,雖然臉上還是沒什么表·清,但眼中精光閃閃,敲門進了謝文東和博展輝所在的會客室,伏耳細語道:“東哥,看樣子南洪門的人走了。

謝文東輕輕一笑,預料之中,憑向問天的為人,怎么可能對自己這個單槍匹馬的光桿司令動手?既怕落人口實,又不符他的性格。點點頭,輕言道:我知道了。博展輝不知道他倆在嘀咕什么,以為對方看出自己和南洪門之間的什么破綻,故做輕松,似無意問道:謝先生,有什么事嗎?若是不好說,我可以先出去。

哈哈,沒有沒有兮“謝文東連連搖手道:“只是小問題,小事情。“哦小事情,小事情可以讓下面的小弟們解決嘛“博展輝嘿嘿笑道。“恩“謝文東點點頭,轉目對高強道:“給張哥他們打個電話,既然’客人’要走了,不管怎樣我們也要去打聲招呼嘛“高強眨眨眼,他跟謝文東多年,哪會不明白他的意思,楞了片刻,馬上點頭道好,轉身走出房間。

博展輝眼珠一轉,問道:“原來謝先生家里還有客人啊“呵呵,“謝文東千笑道:“一個朋友。“通過剛才博展輝對南洪門的態度,他感覺到雙方的關系并不可*,似乎有機可乘,話鋒一轉,說道:“我次此前來,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和博兄談合作。“合作?“博展輝一楞,端起茶杯,淺飲一口,腦中急轉,問道:“謝先生所說的合作是……?“

謝文東起身,背手來回走了兩趟,說道:“南洪門在上海的勢力如何?“博展輝嘆道:“雄厚,一手遮天。“謝文東又道:“上海遍地是黃金,而現在被南洪門獨霸,難道博兄不想分一勺羹嗎?“博展輝一聽,心里咯瞪一下,要說不想那是騙人,甚至做夢到想自己成為上海的霸主,地下皇帝,可惜這個目標大遙遠,有向問天在,有洪門在,這只是一個夢,遙不可及。他連忙搖頭道:“不不不,我只是一個小人物,怎么敢去爭大利益,再則向老大對我也一直不錯,能偏居此地我己經斤滿滿足了。

謝文東搖頭,道:博兄這樣說我很失望,人往高處走,水才向低處流,現在的社會,不進就是后退,人心不足,你能保證他人無吞你之心?博展輝本來要端茶,一聽這話,明顯頓了一下。謝文東說到他心里去了,博展輝是聰明人,野I心也和他的頭腦成正比,南洪門就是把高懸在他頭頂的利劍,隨時有可能掉下來刺他個透心涼,做為既有頭腦又有實力的他不是不想拔掉,只是無能為力。博展輝強顏歡笑,說道:不會不會,向老大不是那種人,而且,憑洪門的財大氣粗,也不會在乎我這小地方”“小地方?哈哈!”謝文東放聲而笑,說道:“現在這里可不是小地方了,新的開發區,新的發展機遇,全世界的資金都將涌入,這里有可能成為第二個蒲東,可以說遍地都是錢,上海道上的大哥誰不窺視這樣,你認為南洪門會錯過嗎?利字當頭,今天能和你稱兄道弟,明天也同樣給你致命一刀。把你當朋友我才說這些,若是博兄當我在挑撥你和向問天的關系,那我也無話可說了。說完,謝文東一點頭,轉身就走。博展輝垂著頭,真不做聲,他在考慮謝文東的話。

南洪門一直以來在他心中就是一座無法撼動的大山,別說對著千,即使想說一句不滿的話都得找個沒人地方去發泄,生怕讓別人聽見傳到南洪門里去。長年衍生出來的威懾力不是說不在乎就不在乎的。但謝文東的話也同樣是有道理,現在自己所在之地是偏遠,但政府的大力支持和開發是有目共睹的,過不了多久,這里將成為與上海市中一樣繁華的地帶也未嘗沒可能。到那時,向問天當真會不垂簾三尺嗎?他心里沒底。博展輝不吭聲,當謝文東拉開房門快走去時,他才緩過神來,連忙起身,說道:謝先生請慢,你說的合作是怎么個合作法?謝文東背對著博展輝,嘴角抽搐一下,眼中滿是濃濃的笑意,回過頭,說道:你我合作,打垮向問天,沒了南洪門,上海也就櫻在了我的掌中,到那時,上海你我平分。”博展輝一攏粗眉,一字一句道:我怎么知道那時候的謝先生還會容我存在呢?"

謝文東仰面大笑,好象聽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良久,喘了口氣,笑容不減,說道:告訴你,我的目標只有一個,南洪門。你想要的是上海,而我想要的是整個天下。一個區區上海,我還沒有放在眼里,更不會因為它而做出背信棄義的事來。我,現在用人格和北洪門的聲譽向你擔保,博兄認為怎么樣?”

哦;這個……博展輝真猶豫了,謝文東說得大氣凜然,而且又在.清在理,況且還用整個北洪門的聲譽擔保,似乎沒有問題。他足足沉思了近兩分鐘,心中有了主意,不過他假意猶豫不決,轉頭看想他的智囊,一直在旁邊不做聲的玄子丹。

玄子丹多機靈,哈哈一笑,客氣道:“謝先生所說的合作對于我們來說大突然,一時間也無法做出決定,我看,過幾天再給您回信吧。“謝文東仰頭望天,想了想,問博展輝道:“這是博兄的意思嗎?“博展輝撓頭笑道:“我是一粗人,沒什么主意,子丹說的話我一向贊同。謝先生……謝文東擺擺手,笑瞇瞇道:“博兄,我的耐性一向是有限的,而且也不喜歡等人。我只能給你一天的時間,若是你認為我*不住或者不值得信賴,那我只好另找他人,到時……嘿嘿,告辭兮“說完,謝文東拂袖而去。博展輝聽后一溜小跑跟出來,連連搭笑道:“我絕對沒有不信賴謝先生的意思,只是事出突然,我真的要好好考慮,好好考慮。“博展輝一直送謝文東出了工廠,才停住腳步,看著謝文東和高強上了車,漸漸走遠后,他臉上的笑容頓時消失得無影蹤,對玄子丹道:“子丹,你認為怎么樣?“玄子丹長長吸了口氣,若有所思道:“謝文東要真誠心與我們合作,憑他北洪門的實力加上咱們在上海多年打下來的美系,擊垮向問天不是沒有可能,我只怕……

怕什么?“博展輝一挑眉毛,問道。天新網絡玄子丹道:“我只怕謝文東假意合作真把向問天趕跑后,他會掉轉槍頭對準我們,到那時,咱們可就喊天天不應,地地不靈了。恩兮博展輝奧子長哼一聲,嘆道:這也芷是我所擔心的啊。車內。剛才,高強在門外也聽到一些談話,心中不解,問道:東哥,你真準備和博展輝合作嗎?”“合作?哼哼!”謝文東冷笑道:“即使我要找人合作,博展輝他還不配。我只是想找個機會把他塞進向問天的槍筒里,就算打不死他,我再從背后捅他一刀也是落得輕松自在,這比硬打硬殺強得多。高強失聲而笑,他就想嘛,東哥怎樣也不會好心到與博展輝談合作的地步,笑道:只怕博展輝不同意啊!不管他同不與否,先將其穩住是真,以后再找機會。而且,我看博展輝似乎真動心。

一路無話,轎車很快到了三眼等人等候的地方,雙方匯合一處,見謝文東無礙,具是長出一口氣。三眼道:“東哥,剛才接到強子電話不久,獨眼龍就領著不下二百來人從這里經過。“謝文東笑道:“,招呼,他們了?“三眼搖頭,無奈道:“本來是想動手,可惜有警察趕到,一時間我也沒分清是哪邊的,沒辦法,我和老雷只能讓下面兄弟讓路了。

謝文東聽后點點頭,未等說話,劉波擠過來,心有余悸道:東哥,其實剛才很危險,多虧三眼沒動手,要是真打起來,我們占不到便宜不說,能活著跑幾個都是問題。哦?謝文東一揚眉毛,問道:怎么?劉波嘆道:南洪門此次是有備而來,不只只派了田方常一路人,趁他們撤退時我才探清,上上下下加一起共有三路,每批人手都是二百以上,獨眼龍只是其中之一,一旦動手,南洪門群而圍攻,我們哪有便宜占啊兮謝文東嘆了口氣,仰面道:向問天果然機智過人,能在短短時間內調動出數百人,只可惜……謝文東一頓,看向眾人道:用生不逢時,四個字來形容他怎么樣?

李爽不懂,脫口問道:“東哥,為什么說向問天生不逢時啊?“三眼翻翻白眼,看了看東心雷和任長風等人,按中踩了李爽一腳,小聲說道:“你別給我們文東會丟人行不行啊?“丟人?我怎么丟人了?“李爽大聲嚷嚷道。三眼一拍額頭暈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eayxm.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八章   地址:http://www.deayxm.icu/310.html
彩票10个数字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