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eayxm.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可我們是兄弟啊!"東心雷上前說道。"對!"任長風接道:"兄弟之間當同甘苦,共患難,危險又怎么樣,大不了拼了。"謝文東搖頭道:"事情還未必會糟糕到這種程度,如果去得人太多,反而不好辦了。"

"可是,我們實在不放心啊。"高強憂心忡忡道。謝文東露出寬心的笑容,說道:"我說沒事,自然會沒事,即使有變故,我一個人應對也會更方便一些。"見眾人還要說話,他晃晃手,道:"不用再說了,就這么定了。"

謝文東還是走了,坐當天晚上的飛機,身邊只帶了兩名小弟,喝了一些酒,是李爽姜森等人為他餞行準備的。

人人都認為他此去北京異常兇險,但他卻不這么認為,謝文東不傻,至少比世界上大部分人要聰明的多,他也不沖動,謝文東的心計恐怕沒有幾個人能比得上。上面若是要決心除掉他,絕對不會見他,他所犯過的事,隨隨便便都能列舉出不下上百條,而其中的任何一條拿出來都可以讓他死一百回,想定他的罪,想要他的命,易如反掌,何必費勁大老遠將他招到北京去。上面的人或許也在猶豫,殺還是不殺。謝文東坐在飛機上微微輕嘆一聲,露出苦笑。

他帶得兩名小弟皆出身文東會,跟隨他的時間不長,但早已對這位神鬼莫測的大哥佩服得五體投地,見他發笑,即使不知道為什么,心中多少為之一寬。

北京,謝文東不是第一次來,但每次來時的感覺都不一樣,這一次可能算是最痛快得一次,因為他是正大光明來的。是奉中央的'圣旨'來的。

一下飛機,他就看見了老熟人,東方易。好長時間沒見面,這老狐貍似乎比以前老了很多,頭發依然光亮,但眼睛卻少了些許光澤。看來,這一陣子東方易的日子也不好過啊!謝文東心中慨嘆,笑呵呵熱情的走上前,給對方一個大大的擁抱,客氣道:"許久未見,東方兄別來無恙,還是那么光彩照人啊,哈哈。"

"少給我來文縐縐的。"東方易板著一張老臉,向謝文東身后張望少許,疑問道:"你就帶兩個人?"

"那我還閑多呢。"謝文東悠悠然道:"能得到中央高層的召見,是多大的榮幸,帶那么多人,好象我是故意擺架子似的。"

東方易撇嘴打量他一會,然后才嘟囔道:"不知道你這小鬼心里在打什么注意。"他壓低聲音又道:"我以為你不會來的,該提示你的我都已經提示了,沒想到你這么笨。"謝文東哈哈一笑,道:"你的話,我明白,你的意思不就是說中央想把我……"他的話未說完,已被東方易捂住嘴巴,下意識的左右瞧瞧,心有余悸道:"小子,說話注意尺寸,你不想活了我還想呢。"

謝文東趣味的看看緊張莫名的東方易,感到好笑,說道:"哎,你是政治部的高官啊,還有你怕的人嗎?"

"政治部?哼!"東方易冷笑,道:"現在的政治部也在風雨飄搖中,地位恐怕不保,部門隨時都有取消掉的可能。"

這消息倒是謝文東沒聽說過,一楞,問道:"為什么?"

"權利太大,總是能讓人眼紅,也讓某些人感覺自己的地位被威脅、權利被架空,以前,我們上面有個厲害的'老頭子'罩著,可惜,不久之后就將沒有了,狂風暴雨也就都來了。""哦,你說的人是……""恩,心里明白就好,不用說了來。"

謝文東心有感觸,與東方易邊聊邊走出機場,上了汽車。"這次中央見我為了什么?"車上,謝文東請教道。

東方易搖頭。謝文東挑起眉毛。東方易無奈道:"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為了什么事,不過,現在風言風語很多,都是對你不利的。你在黑道打打鬧鬧,特別最近,和什么洪門鬧得天翻地覆,不可開交,中央已經難以容忍,而在這時候,你又將魂組的總部炸了,對于中央來說,這是一件好事,但卻又不能不考慮到日本那方面的壓力,如果因為此事必須要做出一個犧牲的話,你說中央會犧牲你一條命還是會犧牲中日之間的外交關系?"

謝文東頷了頷首,凝目看著自己的鞋尖,搖頭道:"我的命,恐怕還沒有那么值錢。"

"你明白這個道理就好。"東方易疲憊的靠在車椅上,仰著頭,喃喃道:"所以,我說你是不應該來的。"

"世上沒有后悔藥。"謝文東笑瞇瞇道:"既來之,則安之,更何況,我還沒有后悔呢。""因為,你是瘋子。"

要見謝文東的這個人,確實是個高官,高到什么程度,'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來形容他,一點不過分。

北京,釣魚臺。園內雄偉的建筑氣勢磅礴,古香古色,綠草茵茵,古樹參天,數萬平米的內胡清澈見底,明如鏡面。對于謝文東來說,釣魚臺是神秘的,或者說是神圣的,因為只有國家及其外國的領導人才有資格住在這里,和天安門,人民大會堂一樣,是國家的象征。他絕對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會坐在其中與國家領導階層的大人物會面。那種情緒激揚的澎湃,是言語無法表達萬一的。東方易口中的大人物是位老者,不過看他的外表要比實際年齡年輕許多,五十開外的模樣,頭發烏黑,濃密,一張略有皺紋的面頰斧劈刀削一般,菱角分明,鼻直口方,腮下無須,特別是一雙眼睛,眼角微微上挑,象是快站立起來,即使在平常也給人一種不怒而威的感覺,渾身上下留露出透徹人心肺的霸氣。

沒錯,是霸氣。此人,謝文東在電視上,報紙上,沒少見過,可見到本人之后,感覺又完全不同,真真切切的感覺到他那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常人無法比擬的氣質。

"你就是謝文東?"老者上下打量他,目光平淡中帶出一分驚疑。

謝文東似乎早對這種眼神習以為常了,不管是大人物還是小人物,第一次見到他總是用這種眼神,用這種語氣作為開場白。"我應該比您想象中更年輕一些吧?!""哈哈!"老者點頭。這時候,賓館內的服務人員送上茶水,雖未品嘗,香氣已在空氣中蔓延開來,香而不濃,清清淡淡,引人垂涎。謝文東對茶道不甚了解,可他也喜歡喝,忍不住脫口道:"好茶。"

兩個字,讓老者又重新認識到謝文東的非常之處。平常人包括那些地方的高官們見了他,精神大都及其緊張,整個人象是拉開了的弓弦,繃得緊緊的,注意力也全放在他身上,小心翼翼,而謝文東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竟然還有閑情欣賞茶香,確實不是一般人可比。老者笑呵呵道:"極品龍井,算是好茶了,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不喜歡喝茶,可你好象不太一樣。"

謝文東道:"茶,第一口喝下去是苦的,第二口喝下去是香的,第三口才是甜的,和那些各種各樣的飲料比起來,人們已不在喜歡先苦后甜的茶了。"

"呵呵。"老者笑了,笑起來很和藹,趣味盎然道:"不錯,年輕人有頭腦,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也很有道理。"一頓,又道:"有頭腦是好事,不過要看用于何處,用得正,是造福國家,用得偏,則危害甚廣,律法難容。"

謝文東一震,幽幽道:"正與偏,有時候很難界定。"

老者面容一正,威嚴兩個字寫在臉上,話音鏗鏘頓挫道:"可是,當國家的利益受到危害時,已經不是正與偏的概念了。"

謝文東知道他指得是什么,從容道:"可是我也知道,如果我不去做,國家會遭受到更大的未知危害。"

老者目光閃爍,無形的光芒好象一把有行的尖刀,直刺在謝文東的心窩里,說道:"你是在為你自己鏟除危害吧。"

謝文東啞然。老者的目光好象能看透他的心事似的,老者的話,也正說到他的心坎里。沒錯,他之所以平掉魂組,其中最大的意圖就是鏟除禍根,有魂組一日在,他一日難以睡安,為國家利益著想,那只是騙人的幌子,這幌子能瞞得別人,卻瞞不過中央。半晌,他噓了口氣,悠悠然說道:"不管我出于什么意圖,總之最后的結果,卻為國家清除了禍端。"

"可也將國家拉進了難看的外交旋渦當中。"老者道:"如果非使用如此強硬的手段,當初我也不會批準你加入政治部的。"

"啊?"謝文東大驚,問道:"是您批準我進入政治部的?"

"呵呵。"老者扶腮而樂,說道:"你以為政治部是常人想加入就加入的嗎?!"他從茶幾下拿出一沓資料,遞給謝文東,道:"政治部的任何新增人員都需要我的核準,他們的所有資料我都要一一過目,政治部權利過大,我同樣也需要對國家負責。"

"可惜,"謝文東嘆口氣,道:"我不是其中的好成員。"

老者突然站起身,在房中背手度起步來,良久,他站穩身,轉頭道:"日本現在逼得很緊,不能因為此事而與其交惡,那對國家經濟上的損失太巨大了,所以,必須得給日本政府一個交代。"

謝文東眼睛一瞇,心計急轉,接口絲毫不見猶豫的說道:"如果硬要給出交代,那就把我的命給他們好了。"以進為退,至死地而后生,謝文東現在是豁出去了。

老者目不轉睛的看著他,良久,微微笑道:"不管你說的是否是真心話,你都沒給政治部丟人。"話鋒一轉,又道:"對了,現在東興集團發展得很快,它應該是你麾下的產業吧?!"

謝文東眼珠一轉,心如明鏡,瞇著眼睛道:"沒錯,不過我可以保證,不管我是活是死,東興集團都不會垮臺,都會正常的運轉。"畢竟中央也不愿意看到一個在地方很有實力的大型企業因此而垮臺,而且,東興集團很注重社會的形象,不時捐出大量資金造福社會,最近,在喻超的積極籌備下,已準備設立東北社會福利基金,豪言三年內投入兩個億,致力于改善社會弱勢群體的溫飽狀態,一旦因謝文東而使東興集團崩潰,那該基金也自然隨之泡湯,社會影響太壞。

老者眼睛一亮,放出贊賞的光芒,輕嘆,道:"你確實很聰明,如果……"他下面的話沒有繼續說下去,從新坐回到座位上,好一會,才柔聲說道:"將你這樣的年輕人交到日本,也不是我想看到的。你,走吧。"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eayxm.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三章   地址:http://www.deayxm.icu/344.html
彩票10个数字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