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四章

所屬目錄:第一卷 少年熱血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eayxm.icu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看謝文東倒在地上半天沒起來,三眼‘呵呵’一笑說:“兄弟,我贏了!?”轉身從小弟手里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

“我看未必。”不知道什么時候,謝文東站了起來,臉上沒有痛苦,一雙血紅的雙眼閃著寒光。“你…”三眼知道剛才兩腳的力量,那應該不是十五六歲少年能承受的起的。

“呵呵,看來我小看你了!”三眼大步向謝文東走去,抬起腿一腳踢到謝文東的臉上。退后一步,謝文東沒有倒。接著又是一腿,謝文東退后三步,還是站在那里。鼻子嘴角都流出血來,兩邊的臉也腫起來。吐出一口血水,謝文東微微笑著。

三眼自己都有些害怕了,雖然他是打人的人。“你給我倒吧!”大喊一聲,三眼用盡渾身力氣,一拳向謝文東打去。謝文東顫動的身體突然蹲下,三眼這一拳打空,身體向前沖去。謝文東搖搖欲墜的身體變得靈活起來,迅速抽出腰里別的片刀,刺進三眼的軟肋處。刀尖刺進肌肉里就停下,謝文東抽回刀,用刀尖一指三眼說:“剛才你已經死了。”

三眼摸摸軟肋上的傷口,靠在墻上低頭不語。謝文東靜靜站在那里等著他的回話。李爽一臉興奮,對旁邊的高強小聲說:“嘿嘿,東哥贏了!”高強點了點頭,手放在腰里的刀把上,向場中間慢慢移動。三眼是輸了,不代表他沒有戰斗力了。高強怕三眼輸不起,偷襲謝文東。

過了一會,三眼抬起頭,看著謝文東說:“我有些不服。但是男人說話就得算話,我輸了!以后你就是我老大,只要你一句話,我這條命都可以給你。”說完,恭敬鞠個躬。

謝文東‘呵呵’笑了笑,眼前一黑,昏了過去。三眼眼急手快,一把包住謝文東大喊:“都JB給我出去攔車!”話沒等說完,李爽已經蹦出去了找車了…

三眼等人把謝文東送到醫院,被診定為:多處軟骨質損傷,還有少量內出血,輕微腦震蕩。得住院治療。李爽給謝文東家里打了電話,說他出車禍了,現在在醫院里。謝文東父母聽完后,問了哪家醫院,就急急忙忙趕來。見面后李爽等人又是安慰又是解釋,才讓謝文東的父母安心。為了加大可信度,李爽一把抓住軟肋剛帖上紗布的三眼說:“伯父伯母,就是他開車把東哥撞了的!”高強和身邊的幾個兄弟在一邊猛點頭,三眼老臉一紅,撓撓頭尷尬的傻笑。

半月后,謝文東以基本痊愈,醫生說在調養一陣就沒事了。這天,只有他的父母來接他出院。三眼等人已經事先打過招呼不來了。謝文東也不想讓自己的父母見到這些人。

回到家里,父母為他做了一頓大餐,慶祝他出院。看著滿桌的飯菜,謝文東心里暗說慚愧,父母要是知道自己是因為和別人打架住進醫院的,不知道他們會怎么想。現在的謝文東既覺得對不起父母,但同時又無法放棄現在的生活,在這段激情放縱的日子里,他感覺到什么才是快樂。世界上沒有任何事能比受到別人尊重更快樂了!至少他現在是這樣認為。

他不知道自己現在做的對不對,但有一點可以肯定,自己喜歡現在的生活,也許自己天生就是一個壞坯子吧。謝文東暫時把煩惱拋在腦后,陪父母高高興興吃完桌上的飯菜。

第二天,謝文東拎著書包向學校走去。離老遠就看見學校門口街道的對面站了不下五十人,謝文東的嘴角向上翹了起來。只見三眼和高強蹲在地上,手里拿著煙卷正在談話。李爽肥胖的身體蹲不下,在旁邊站著手舞足倒說些什么,大嗓門讓離得挺遠的謝文東都能聽見。三人遠遠見謝文東走過來,把煙頭一仍站起身。高爽撤著嗓子喊:“都站好,站好。東哥來了!”

散亂的小弟兒們迅速站成兩排,等謝文東走近后,齊聲喊:“東哥好!”路過的學生們見了都很自覺的躲出很遠,路上的行人紛紛回頭,看這架勢,心里想:黑社會啊這是!?

三眼撓撓頭,不好意思的看著謝文東“東哥,上回真是對不起。多謝東哥那一刀沒有刺進去,醫生告訴我傷口的位置在肝臟附近。”謝文東‘哈哈’一笑說:“如果我真刺進去還能有你這個好兄弟了嗎?”說完后把手伸向三眼。三眼眼中流過一絲感動,緊緊抓住謝文東的手。李爽和高強也過來把手放在上面,四人的手緊緊握在一起,就象他們的命運一樣,無法分割,交織成一團。四人都沒有說話,希望讓這一刻的激動永遠留在心里。現在的謝文東,在下面小弟的心里是一個真正的英雄,他們覺的只要東哥在,什么困難都難不倒自己。英雄不是用來說的,只能用行動來證明。

良久,四人才把手分開。李爽從兜里拿出一個鼓鼓的紙袋交給謝文東說:“東哥,這是一周收上來的錢。可比以前多不少啊!”謝文東打開看了看,點點頭還給李爽說:“用這錢晚上請大伙吃飯,也讓大家聚聚互相認識認識。”

李爽聽了心里一喜,吃飯喝酒他最喜歡,眼睛瞇成一條縫說:“謝謝東哥!”轉頭對周圍的小弟喊:“晚上都到門口集合,東哥請大家吃飯!”

“YE~~~~~~!!萬歲~!”大伙高興大聲喊叫。又惹得路上行人一陣皺眉。

白天無話,晚上謝文東先給家里打電話,說朋友過生日聚會,晚上晚點回去。然后和三眼,李爽,高強領著五十幾號人來到一家不大不小的餐館。進屋后小弟兒們大呼小叫,里面的客人不是被嚇走就是被趕出去。三眼挑了一張干凈的桌子把謝文東讓到中間,然后安排大家都坐好。謝文東,三眼,高強李爽四人坐在一起。餐館老板聽服務員說來了一幫社會人,不下五十號。那老板以為自己惹上什么事了,趕忙從后面出來,見人就笑“哎呀!各位兄弟真是賞臉到我這個小破店兒里了,真是兄弟的榮幸啊!要什么盡管吃,這次兄弟我請!”

李爽一看說話這位,三十來歲,身上的肥肉不比自己少,正一臉堆笑白話呢。李爽一擺手說:“你是這里老板啊?”

老板一看說話的是一個年齡不大的胖子,不敢小瞧,走過來說:“呵呵,我是這里老板,不知小兄弟領這些人來是…?”

“沒有找茬的意思!”李爽指一下旁邊的謝文東說:“這是我大哥,今天挑到你這請兄弟們吃頓飯。價格你最好給我公道些,要不兄弟們可不干!”

老板聽了暗松口氣,在J市開飯館都是一些明白人,知道對什么人說什么話。“你看,兄弟你說得這是哪的話。大家來了是看得起我。交個朋友,這頓我請了!”

謝文東擺擺手,“老板你也不用太客氣,我們這次來沒有別的意思,就是想吃頓飯。有什么拿手菜就盡管上,兄弟也不會讓你陪錢的。”

老板呵呵一樂說“好!那我也不和兄弟們客氣了。我去安排,大家吃好喝好!”謝文東點點頭,老板想后面的廚房走去。

看他離開,李爽呲牙一笑:“這老板還行哈!”“草,也不是個一般人!”高強嘟囔說。三眼看看桌子覺得少點什么,一拍腦袋“就顧得聽老板白話了。”然后大喊:“服務員,先給我上六箱啤酒!”

服務員走過來,是個年紀不大的女生,紅著臉怯聲問:“先生要什么啤酒?”李爽見小女生長得不錯,逗她問:“小姐,你這都有什么啤酒啊?說說我聽聽。”

“有哈脾,十一度,佳鳳,五星。”

“還有沒有別的了?”李爽盯著女生看。

女生被看的臉更紅了,小聲說:“沒有別的了。”“你在想想,好好想…”

謝文東在李爽頭上來個‘暴栗’,“就你話多。”轉頭對女生說:“服務員,就來佳鳳吧!”

女生點點頭,飛快跑開了。高強‘哈哈’一笑,眨眨說:“老肥,你的長相太‘愛國’了,看把人家小姑娘嚇的!”“媽的,我明天就減肥去……”周圍傳出一陣轟笑聲。

酒上得很快,不一會,幾個年輕人從外面搬了六箱‘佳鳳’。三眼把酒倒好站起來說:“兄弟們,我們第一杯酒敬東哥。為了東哥出院干一杯。”大家一起站起來說:“敬東哥!”

謝文東站起來,含笑點頭說:“謝謝大家,本來這杯酒是我應該先敬大家的,沒想到讓張哥(三眼)搶了先。不多說了,大家干!”眾人齊喊:“干!”餐館里響起一片撞杯聲。

李爽又倒杯酒站起來,“這杯還是敬東哥,愿東哥帶我們打下一坐自己的江山!”眾人一聽,都站起來說:“敬東哥,帶我打江山!”謝文東剛喝完一杯,只好又倒一杯舉起說:“以后還要靠大家努力,成就是靠大家創造出來的!干”“干!”

眾人你說一句,他說一句,菜還沒上全,桌下已經‘臥倒’一片了。東北人喝酒講究的不是一個過程,要的是痛快。這和東北人性格豪爽有直接關系。今天動手拼命的人,明天也許就是生死弟兄。直率,豪爽,不拘小節是東北人的天性,雖然很難被南方的朋友理解,但我認為這也正是他們可愛之處。

謝文東四人沒有象其他小弟們那么狂喝,他們邊喝邊聊天。三眼用手摸著酒杯說:“東哥,我想咱們是不是應該成立一個組織。現在人越來越多,沒有一個完整的組織不好控制啊!”

李爽高強早有這個打算,點點頭,高強說:“三眼哥說的對,我們要成氣候就必須有我們自己的組織。”李爽接著說:“是啊,就象咱市斧頭幫那樣,多威風啊!”(J市斧頭幫是本市的古老幫會,沒有人知道它從何時興起。公認的黑社會組織。)

謝文東低頭不語。他也想成立組織,可是說起來容易,坐起來太難了。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說:“有組織我不反對,但那時人數會巨增,吃喝玩樂都要靠組織,你們說我們用什么養活他們?”三人一楞,謝文東一仰頭把杯里酒喝靜,接著說:“我們現在的錢都是靠從學生那里收‘保護費’得來的,一月下來最多超不過兩萬快。就靠這點錢我們怎么維持組織?就算現在勉強成立了,只會讓我們很快散伙。”

高強問:“東哥,那你的意思是…?”謝文東微微一笑,低頭把玩手里的酒杯。李爽性子急,見謝文東不說話,大聲問:“東哥你到是說話啊,我們都聽你的!”

謝文東看看眼睛一眨不眨盯著自己的三人,慢慢說:“現在你們嘛…應該…好好學習!”

李爽高強傻了,脫口問道:“好好學習?”

“沒錯,你們現在應該好好學習。還有一個月中考,你們都給我上高中去。要是誰考不上…我謝文東決不饒他。除非你不想跟我了!”

三眼也傻了,“那…那我呢?”謝文東‘嘿嘿’一笑:“你還是控制這里,并且要壯大,擴大勢力,目標就是各個中校。黑社會勢力看不上初中學校這種出小錢的地方,他們不要咱們要,多收學校和校外年紀不大的混子,那是我們的基礎。”

三眼點點頭,“東哥,我明白了,象我們這樣的小勢力J市遍地都是。咱們連黑社會的邊都沒粘上呢,和人家斗不起。人家是黑社會,我們就來個灰社會,不黑不白對吧?”

謝文東贊賞的點點頭,對李爽說:“小爽,強子,多和張哥學學吧,沒有你壞處。”高強臉一紅,但還是不明白“那我們上高中干什么?”謝文東站起來,眼睛異常的明亮“和我控制第一高中去!”

李爽和高強下巴差點沒掉了,“控…控制第一高中?天啊!”李爽接著大笑說:“真是期待啊!恩!第一高中,這個全省出名的流氓高中。哈哈!!”轉頭問高強:“強哥,你知道每年全省的罪犯有多少從咱市第一中學里出來的嗎?”高強搖頭,這個他還真不知道,只是聽說那里不是一般的亂。

見高強搖頭,李爽搖頭晃腦說:“嘿嘿!‘居不完全統計,全省有百分之八的犯罪分子處于J市第一中學。’哈哈!這下爽了!”

三眼和高強qingfo向謝文東,不可思議說:“東哥,這不能吧?”

謝文東瞇著眼睛說:“這個我也不太清楚,不知道小爽從哪聽來的。但十有八九不可靠!”

三眼高強對視一眼,帶著恍然大悟大表情說:“哦!原來是某些人瞎編的啊!”李爽在一邊著急說:“我說的是真的,相信我吧!”

“切~~~~~~~”三眼和高強一起默契的伸出中指,轉過頭不理他了。滿臉通紅的高爽猛的站起身來大喊:“劉新宇在哪,給我滾出來,凈他媽拿假話騙我!”不遠處桌底伸出一只手,言語不清的聲音傳出:“誰?誰…誰喊我呢?”“…”

這一頓飯眾人都吃得很盡興,也可以說是喝得很盡興。最后結帳時共花了一千多快,還是餐館的老板把酒水錢免了。一千多快的飯菜眾人根本就吃幾口,因為菜上來時肚子里已經先被啤酒灌滿了。(又是東北特點…浪費…汗)

謝文東雖沒有喝多少,但沒有酒性的他還是有些多了。神志雖然清醒,但身子卻象是在飄一樣。高強和三眼沒少喝,但是都沒醉,只有李爽醉得夠戧。一會拉著謝文東的手,哭的一臉是淚,一會又拉著高強嘻嘻哈哈,一會又去親三眼的臉。最后大家得出一個結論:以后不能再讓李爽喝醉了,這人酒品不是太差。高強打的,把李爽送回家。三眼要送謝文東,被他婉言拒絕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eayxm.icu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四章   地址:http://www.deayxm.icu/4.html
彩票10个数字规律